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TR】{陆奥守吉行}最後的DK夜

#名朋搬运,备份扫灰#
#给同门的生日戏,学パロ/DK組出沒#

九點的一刻半,就算是平常的自主自習課也早已該結束,強制熄了燈去。於是隕滅了教室光火的校園就那麼回歸了寂靜,與那晚空中的鴉色群片相映。
烏漆漆地,天色已經完全沉下來了嘛……
甚至看不見幾顆星啊。托腮依著窗台放眼打量,哪怕盡力瞇閤眼睛去瞧,也只有零星幾抹黯淡,邊緣模糊不晰。似乎象征著明天會是個陰雨天。
倒是很適合離別的傷感吧?啊哈哈、哈,雖然完全沒有那種氛圍的樣子。

彌生月尾的足溫,春櫻開勢已至極盛。絮絮紛飛,托襯了一整個畢業季。
定勢慣例的畢業典禮一過,屬於高三生的那片宿舍樓也就跟著空落了起來,陆陆续续地只餘下了最後的釘子戶——仔細看來,...

【TR】{陆奥守吉行}お盆

#最近名朋很不稳定啊/备份一下戏顺便扫灰吧#
#灵感自p站格跳太太图梗,授权问题就不附啦#
#陆奥守吉行与坂本龙马/非cp向/bug先行致歉#

◆お盆

“あぁぁぁ——,抱歉抱歉、借过一下!”
攒动人头,四处是嘈嘈的交谈声。不至于前胸贴后背,只是迈出的每一步还是比预想中艰难。真是有了实在肉身,偶尔一颗脚下的小石子,烙足感切切膈得令人心欢。混迹其中,或挺身或鞠背,稍憋足气地语出歉意地在人群中左动右突,企图闯出一条前行路。只是阻碍次次,最后缓下步子,也就随大流到处瞧瞧看看了。

上一次来京都,是什么日子?
步伐没停,却还是交臂胸前以凝神思索起来。记忆化作一帧一格,胶卷流似走马灯,摇头晃脑确认起还记得的年...

【ES】{伏见弓弦}追逐光明

*时间背景自官方小说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 革命児の凱歌附录番外。参杂了许多主观的二次臆想,如有不妥之处,还请见谅。
*名朋备份扫灰。基本是英、弓、桃的场合。比起cp向也许更像纯粹的交集感,不会取名随手。

缱绻雷动的掌声近乎吞噬了梦之咲最高礼堂,随同着虹色挥舞的荧光棒一道,如实宣泄观众们高涨到极致的情绪。
用以统计分数的机器,陡然上升,在那些彩光应援的湍流中涌至顶点。肉眼所见不会有欺瞒。但假若有任何一个不幸错过表演,在落幕前方且赶上的观众都会难以置信的,计分的结果已然是可能性的最高点,满分。轰鸣的氛围仍在继续,是的,在场享尽这场盛宴的人们不存在任何疑虑,所有的潮涨翻涌只为回应完美无缺的演出...

【ES】{濑名泉&鸣上岚}唇膏。

#几分钟的小段子#
#没头没尾应该不会补全#

夹带几分润色的唇膏,随着恶意的线条已经超过了预定的痕迹。出离嘴角的浅浅划痕本该显得滑稽,这会映衬在他的眼眸里却兀自感到没有由来的喉口干涩……
“啊呀讨厌!泉~ちゃん~唇膏都画出范围了喔……?”唇角粼粼水色缘自方才自己亲手的描绘。当事人埋怨着不慎涂歪唇膏的事实,只是注意力恐怕早就不在这里了。
“なるくん,强行拜托帮忙上妆的家伙是谁啊?擅自麻烦了别人就不要挑三拣四啊——”抱怨,抱怨,抱怨。微张的口,几次闭合,在说些什么啊莫名听不清楚了…总而言之,很~烦人啊,所以,给我闭嘴吧。

柔软相触的时刻,他想,大抵是蜂蜜玫瑰味的吧……

【ES】{伏见弓弦&姬宫桃李}生日快乐

#名朋备份,仓促拙劣致歉#
#标题只是祝福#
#私心夹带,岚泉岚抢戏(。)#

“少爷,您又跑到哪里去了?不要藏起来了,请快出来。”
已近十月中。无论是校道两侧落黄的悬铃木,渐唱渐衰濒临力竭的嘶哑虫鸣,还是偶有拂面的飒爽澈风……澹澹秋光笼怀着梦之咲,这样的事实看来已经确认无疑。
长廊走道上迈出的每一步,在和曦暖阳漾身中都留下斑驳的剪影。

分明是没有工作课业的午后时分。班级也好,部活室或是学生会办公室也罢,却哪里也见不到那位大人的踪影。
真是…最近愈发有体会了,太过于“自由任性”的结果。少爷只有在躲避我的这件事上才会倾尽全力去努力。这样的事实截实让人有些怒不可揭。
“究竟会去哪里呢……”
四处的...

【HQ】{兔赤}生日快乐,木兔さん

#备份用,假装没有错过木兔生日#
#有没有枭谷同好让我勾搭#

踏进体育馆的时刻起,就能明显感受到那个人的心思。
抿紧的嘴唇,抑制不住哼声。东张西望环顾着四周,视线在队友之间交替,再三确认发现不出什么异常后一脸困扰地捏着下颌思考。姑且这么描述,如果他还没有忘记怎样思考的话。而后因为得不出结论,郁郁寡欢地发出吵闹的声音。
也许这个评价由后辈来定论有些失礼,但是很抱歉——木兔さん,还真是幼稚啊。

“那个啊,那个。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啊?”手舞足蹈比划着欲言又止。看起来像是扑腾翅膀的猛禽类,企图暗示却堪堪难言哽在喉口。只可惜,就连木叶前辈在内,谁也没有给予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反倒是引起...

【ES】{伏见弓弦&姬宫桃李}十五夜月见

#十五夜月见#
#名朋戏梗备份,中秋快乐#

大约是上了年岁的木质及地。即使岁月留情,向心的浅色年轮圈圈纹路停在了当年,不再为逶迤时光见证。但放轻步伐也不免发出笃笃声,让人觉得危及三分的感觉,还是将它的古旧暴露无疑。
淅沥沥的雨点儿肆意而为,待月上枝梢时识趣收声。只在庭院低洼处留下几处潮影,映得石子路旁翠藓生生争去几分注意力。
这是稍显偏颇的庙居,本就无甚么蜩螗羹沸,在雨意止声后便就更静了。徒留小隅一处,以竹搭桥,石臼后和庭的“添水”,引来山涧小溪,间或还可以听到点清脆的响声。随寺院的晚钟破开无边的静谧。

袖口渲开的暗色水渍,在拂面清风中褪去了斑缕痕迹。不再疲软地贴着体肤,带来黏湿阴冷的...

一份简陋的同好召集令。
欢迎加入泉ちゃん~张嘴~啊♪,岚泉岚同好交流群群号码:460126520

【ES】{伏见弓弦&姬宫桃李}草药学和魔药课

# HP paro-草药学和魔药课#
#名朋戏梗/不太满意,但是还是丢上来备份顺便除个草,接上回#

活像是被施加了恶作剧魔法,蹙同叠峦的眉额纠缠未开。
愁眉不展的模样与那张稚嫩的脸孔格格不入。

翻阅手中记录薄与卷册的速度愈快,口边哼出的短气声也就愈加多了——以自己的了解,如果这样放任下去,兴许那堆本就不算工整的资料只会变得一团糟。

显而易见,他正闷闷不乐。

终于。

低声的嘟哝持续走高,在又一次背错了某项魔药配制的过程后,化作了如同吼叫信一般的大叫:“呜啊——!无聊死了!看在梅林的份上,就不能不背这些讨厌的东西吗?!”

当然,这样无礼的高声并没有持续下去。虽然有些不情愿,意识到失礼的孩子,很快捂住了自己絮絮叨叨...

【ES】{伏见弓弦&姬宫桃李}分院式

#HP paro-分院#

#名朋戏梗/丢上来备份顺便除个草#


那是一顶尖顶的巫师帽。

即使离得这般远,还是能窥见帽沿柄端,浅于褐赭色的痕迹。这磨得发旧的印记,连同交替的偏色补丁一道,仿佛诉说着它的阅历——可真是有些年头了的旧帽子,年长得恐怕即使丢给回收二手妙物的小贩,也会被直言拒绝、丢却,更别说登上大雅之堂。

然而在这遍布星光的礼堂之中,在千百张脸孔严阵以待般的注视之中。被摆放在四角华椅上的它,注定了不平凡。

寂静无声,而后是惯例的:陈旧的帽子倏然扭动了起来。在它那略显风尘的帽边,裂开一道深且宽的缝。像一张嘴,不,就是一张嘴。它可以喋喋不休,唱起了什么。...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