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JOJO】{里苏普罗}亲吻

*注意事项:
1、给同门的里苏普罗!我流理解我流设定,捏造一堆。
2、普罗修特和里苏特同龄设定,不过无论是入行还是入组织方面,大哥都是前辈。关系由坏到好的设置。
3、cp向:大概、里苏普罗无差?虽然很想开车但是…再缓缓吧。
5、没有4,4不吉利。以上设定ok的话,可以继续。感谢阅读!

扣指从中拨开两层百叶窗,间隙里没能漏进一丝晨曦微光。是的,不怪那缝隙太小。看来完全拉起结局也会是一样的,群片窒青预示着今天会是个阴雨天,不受阳光眷顾的一天啊。

收起勾指,窗页立刻弹回原位,让这一室重归彻底的昏暗。还没来得及打理的金发男人将散发随手一挽成髻,坐回床边打量共枕人。在确信一如平常后,他贴去和他交换了一个吻。
或许那不该称作是吻。柔软相贴只一瞬,犹如点水。普罗修特甚至不及判断,抵上的粗糙感是不是换季干燥的皲裂起皮,相触便已经为止。
不过,足够了。
他知道里苏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这个行事干练从未有过失手的杀手,唯独会在某件事上存有犹决——或许是低血压,他在清晨总是很难醒过来。
“早安,里苏特。你还有二十分钟的赖床时间,我先去吃早餐了。”

温存的亲吻已经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是从什么时候衍变成这样的关系?无所谓追究。
不过有时普罗修特也会想起,他们第一次算不上友好的接吻——这是个委婉的说法,换做有第三人旁观,大概要描述为“比起说在调情说爱,你两那是在撕扯吗?”不是夸张,毕竟他们甚至用上了替身能力,仅仅为了一个吻的主动权。

那时候和现在恰恰相反。尽管和现在一样精于打理,不过他是更清爽的齐耳碎发,有风拂面也不碍得他将右鬓金发理于耳后的那种。里苏特的头发则要更长些。普罗修特甚至记得,那时就习惯半掩面目的里苏特总爱穿连帽衫,而几绺散发就这么从中垂落到锁骨下一寸。
“你不觉得碍事吗?”
尽管现实是他们年纪相仿,但那年的普罗修特习惯把眼前人视作后辈小鬼,并本能带着不为友好的语气说话。霍尔马吉欧对此的说法是:“哈哈哈,我们当时都在想里苏特啥时候得罪过他吗?”可见恶意。
仅仅这样便罢了。有意思的是,虽然里苏特·涅罗从那时就不是个话多的人。但比较现在却还是年轻气盛,至少不服输或想要让普罗修特认可的想法非常明确。
他们理所当然杠上了。

就连那个吻也在较劲。
喜欢的情愫不及展现。普罗修特死死揪着那个瞳边如墨杀手的衣领,将高出自己一小截的人扯到齐平位置,恶狠狠的覆上唇。这个力道大概不比他半日前任务中施得的差(当时枪械迫于状况脱手,而烦躁、就是想扁人的情绪,使他没有唤出The Grateful Dead。力量、角度、时机正好,他如愿愉快地给反抗目标来上了一拳,倒霉蛋在这仅仅一击中就断了三根肋骨),就算是里苏特也一时有恍惚感。
倒是不存在赌气地闭合硬堵,齿关在短暂磨咬里换作了湿舌的粗鲁推进。要对比这方面经验显然还是普罗修特更胜一筹,不如说他确实是有自信的很。只是他也没想那个更喜欢沉默多些的家伙会主动探抵,不等他撬开贝齿便交织缠得,而后势如破竹。

该死。这不符合他的设想,二十初头的普罗修特有些忿忿。那小子确实如猜测的生涩可不该抢了主导,于是掌心半抵的他面颊,其上开始不自觉隐现了不属于年轻人的痕迹。纵然那不影响里苏特的俊挺,依旧是个轮廓深邃好看的男人,但层叠褶皱如实写上了岁月,挟着淡薄云烟,是下意识的“壮烈成仁”。那同时,尖牙随从了其主的想法,下意识蛮横。很快,腥甜的滋味便有一丝从舌苔舐味。连带着……ルルルルル的声响。
“金属制品”,Metallica。喔、理所应当。替身使者间会互相吸引,那么替身间也恰如其分的互为招呼,这很自然。
那算是普罗修特第一次近距离感受里苏特的替身,应该说冷静的队长还是要比他收敛一些的。Metallica,那些叫唤的小家伙没有对他做出什么伤害,有一小只甚至跳到了他的嘴角,在他眼皮底下晃晃悠悠像是打招呼,惹来他的沉默。

黑历史啊……
回想起来,那场面可能真的有些好笑了。不过倒算是变相叫停了他俩彼此间的“互相伤害”。保持缄默,而后各自收回替身,像没事人咽下一口然后重新接了一个热烈但不暴力的普通吻。
谢天谢地,还算成功。

晕不开的阴云缝终是霖霖落下坠珠,打湿远处林荫路的意大利杨。绿意在雨点中弯腰,唆唆沙沙扰人清静。
是托了雨声的福吗?吞下最后一口培根蛋时,本该再赖上一会的人正好抽出椅座。
“早安。”
银发的男人这么说,重新给予了他一个淡味的早安吻。

评论(3)
热度(23)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