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JOJO】{仗露}和漫画家同居吧!- その1

*注意事项:
1、和亲爱的同门联动企划,这边是仗助视角,露伴视角戳这:
2、努力一起过满(假装拥有的)暑假,所以周更。
3、以上OK,可以继续,感谢阅读。4不吉利但是这次纯粹是真的没有4。

💎暑期限定 - 和漫画家同居吧!
💎その1 - “Great、这份暑假工我做定了!”(2/2)

人类之其一的无奈:会有许多无法预料的事情使计划总在最后改变。

比如说你普通地出门,在十分炎热的七月底和朋友相约打一场街头篮球。那座篮球场就位于栈桥码头附近,在那里甚至能听见鸥鸟低飞、浪拍长岸的声音。空气中满是咸海水的气息,却也是最熟悉的故乡味。踏着石板路向前,你的心情大好,说不准已经哼起了最近清晨Radio中常播放的小调。
说到底也不是多好的球场,甚至因与海临近,稳立的篮球架已被潮出了铁锈痕迹。但吹着海风灌上一球的滋味,只有尝过的人才明白有多妙。知道这点的你,高中生模样毕露,就和许多年轻人一样不掩饰地喜欢那儿。
周围吃食小店不少,味道也可圈可点。何况滨海城市就是这样,大半个旅游点,除却市中心的地方,越近海岸人越多。于是那儿总是热闹的,周末也好,暑假更甚。
Great,不早点去占好场地就糟糕了的说!这么想着的你可能加快了脚步,不过心下还是安心的。毕竟为了早起你定上了五六个闹钟,在它接二连三的作响和母亲无可忍的高声提醒中,你完全没有错过时间。
到了!踩踏上一方平坦硬地,你骄傲得就像得到NBA全明星赛MVP的巨星一般。这也是当然,碧空如洗的好天气里,你抢先占到了这里最好的那块球场。
然后手机铃响了,你发现是和你相约的朋友。你来不及向他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以换取夸赞,也来不及猜测那家伙是不是又睡过头还没出门需要你来催促。接通一声的你,很快就听到了对方奄奄一息的声音,知道他因为「昨天冰吃多了,拉肚子」,虚脱得完全动弹不得,街头篮球之约被迫作罢。

这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在码头附近的咖啡厅,比较习惯的是露天的坐席。靠海的城市令人愉快的事的其一桩必然包括酣畅淋漓的运动过后,沿着海岸线慢行到目的地。吹一吹腥风,看那渔船点点,任五感经由自然万态去放松,慢慢平稳呼吸。这怎么都会是一个不错的下午,非常普通。

但就像你没想过这场街球因为意外,最终一起打球的陌生人巧合地在关系上是你伯父的邻居的外甥一样。你也不知道在买完冰镇可乐的三十秒后,抬头你会看见谁。

岸边露伴点的应该是咖啡,在他手边已经置放得不冒烟白了的那种。
座位和自己距离了两张桌子,不算近也不算远,正常音量交谈恰好能听的清楚的程度。不用去分析什么近海咖啡厅,一般能劳烦这位漫画家移驾光临的原因,也不过就是外出取材了。没有坐在室内啊…他的穿着依旧前卫,腰线隐露被置于座边的画板遮去了一些,指扣杯柄,不缓不急的动作显得颇有余裕。
意识到即便是看起来交情不好也没有将年长于自己的他全然无视的理由。上一次这么做就被说教了吧,所以果然应当抢先开口:敬称,微笑,他的表情似乎不为所动,但往好的想一样没有抱怨之态。

无论抬头撞见、偶然相遇的是谁,这个下午是什么样也并不会受到影响。本该如此。即便黑褐色的碳酸已经在一鼓作气的畅饮中很快见底,唯独留下软气泡在喉口延缓时间小小乍得,并作了冰饮僵舌的一部分,令满足感与持续渴欲矛盾混淆。可有时候就像是胸有成竹去赴早前定下之约一样,心里满怀期待,也确实是期待,但意外变化的结局,或好或坏,总使人猝不及防。多么微妙的状况。

从来不能理解饮料首选无糖乌龙、夏天偏点热咖啡的他。但换句话说,没人需要你去理解。就像自己一样明知道剧烈运动之后喝杯冰可乐只会更觉得缺水,还是改不了的坏习惯。所以没有出口询问或呛声的打算,在喝完了自己的饮料后翻找钱包,费力地在明显干瘪的它之中凑足了钱。长叹不能自抑:零花钱无望,明明暑假才刚开始啊……
残酷,一句话也觉得残酷。
摆在眼前是锁卡束缚的假期,而偏偏想起了某个游戏新作限定版很快就会发售的事情,散了几绺发的脑袋耷拉下来更显得不精神了。事实上,如果要提前知道接下来将改变的计划,吃惊程度和球场的那个例子还不太一样,但是如果一定要追问——抱歉啦,无法回答出来呀。

“那么这个假期,你来给我打工。”

听的是这样的话,摇晃冰块的手顿停,即便隔着两个桌子也能清清楚楚地传达过来。
确信听力上没什么故障,意识到之后就足够有信心保证了,自己这会瞠目结舌的表情铁定像是活见鬼。微张的嘴口一时间下颌都有些发酸,对上笃定看戏表情的那家伙久久吐不出字句。从认识到一起经历生死,比起缔结羁绊更像是加深孽缘、互为讨厌,就是这种说不好听叫冤家路窄的关系。

你要做什么从来不按常理。但正是了,并不知道你会让做些什么事。不过,我一样敢去接下啊,岸边露伴。
赚老师的零花钱嘛,当然心安理得。

“不需要那么麻烦的说。给老师打工是吧?Great、这份暑假工我做定了!”

五指收紧,露出了一个微笑来。

💎See you next week.

评论(1)
热度(13)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