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JOJO】{暗杀组}梅洛尼日记 1-6则

*注意事项:
1、名朋搬运,越写越长干脆这儿也备份混更吧。
2、梅洛尼视角的暗杀组日常,长短、正经与否取决于当天心情(……)。
3、我流暗杀组设定,捏造全都是。基本每天都写,不过不定期整理更新。
5、本来可以没有这条但是特意列一下注明没有4,因为4不吉利,这句话很重要。以上ok的话,可以继续,感谢阅读。

——

- 1 -

加丘现在很暴躁。
好的好的,他不暴躁才是奇怪事。不过我是想说他现在真的格外暴躁,握在手中的刀叉快要在瓷盘上留下划痕了。
Bene,真的弄坏了有人会哭的,毕竟仔细一看那是霍尔马吉欧最喜欢的餐具、印有黑白猫咪的那套。不过这样一想,或许只是现在这个程度已经意味着加丘在控制了。

产生了问题就该去解决,对症下药就和找准兴趣一样重要。要想找到他焦躁的原因,托腮扫桌一圈,这也太容易了。
斜对桌的索尔贝正一丝不苟地机械完成一道工序:从自己的奶油蘑菇浓汤中挑出蘑菇片舀进身旁杰拉德碗里,场面大概已经持续了三分钟。
嗯?杰拉德好像蛮喜欢蘑菇的吧……

“我明白了、想开点加丘,这不是什么大事。来吧,太棒了,正好我不喜欢蘑菇,都给你了。”
“你明白了吗梅洛尼?喂、我可是一·点·也·不·明·白·啊?!!!”

爱好,爱好很重要。
没人告诉我加丘不吃蘑菇啊?

——

- 2 -

虽然不是必不可少,但频率已经高得在队内众所周知。里苏特、队长他啊似乎对「帽子」这项穿戴颇有偏好。

这里帽子的范畴说来其实挺广,印象里除了任务工作中戴的那顶(我私下称呼它为“快看我有那么多金蛋蛋”帽)之外,他还戴过不少。像是传统的礼帽、平顶帽,又或许轻松休闲些的棒球帽、宽边毡帽,甚至自带软帽的连帽衫……
不得不说,无论最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热衷这样穿戴的,现在看来的确很适合。

——所以,嗨、里苏特,我亲爱的leader。看我带回来了什么伴手礼?别担心,在法国的任务提前搞定了才去的迪士尼。这顶帽子看起来是不是可爱极了!

——

- 3 -

里苏特起了个大早,早到让人误以为有个暗杀计划非要在天没亮透就得执行的程度。但事实上他好像什么也没做,只是不普通地早起了,比普罗修特还早的那种。至少我推开厅门的时候,他已经把牛奶热温到了三四十度,入口正适宜。

我们很快就知道普罗修特感冒了。这听起来真是个滑稽的坏消息,后一个形容词没必要解释,而至于前一个……你瞧,拥有特殊能力的替身使者有时候容易忘记自己终究不过普通人类的本质。

总是宽敞西装襟口的男人换了简T,上头的菠萝印花老让我觉得这是件亲子装,老实说不怎么适合他,但普罗修特穿什么都不会差。
他接过里苏特递去的热牛奶,招招手算是感谢,抽出椅座随口抿入喉。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牛奶无法缓解喉痒这事我想他俩多半都明白,可看来至少没睡好的那点疲态真像是被安神了一般,逐解蹙眉。
这么神奇?我要以为补铁能治疗感冒了喔——开个玩笑啦。

这点小插曲后,清晨恢复寻常。
不过,最常见,最普通。听起来不过是换季不注意的流行性感冒,看着我却莫名想到了点别的事。
Baby Face意味生,The Grateful Dead意味老。而只要进入了我们手头的目标资料,好家伙,百分之一百零一注定了死。生、老、病、死,人间常理。剩下那个却由最常人化的方式体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这真有意思。

——

- 4 -

霍尔马吉欧提议,既然还在假期,偶尔大家也聚在一起看看电影吧。不是个坏主意,连普罗修特都附议了这个决定,虽然他对观影时间定在午夜有所异议,不过里苏特似乎默许了,他就没多说什么。

暗杀小队最重要的是什么?没错,行动力。即使是暗杀工作之外的事情,也不会移除行动效率。所以计划一旦推行,所有人都确实行动起来了。
其实也没啥好准备的,电影嘛,无非是挑片和买零食饮料。不过光是选片上就众说纷纭,提议人与加丘第一个被剥夺了供片资格,毕竟半数人没有午夜看猫片的好兴致,深表遗憾。这事最后被杰拉德和索尔贝承包去了,我想多半会是个看爱情片、甚至爱情动作片的下场,De molto好,真刺激啊嘿。

所以,真的,没人想到最后围绕电视看的会是这个。当女鬼从电视里爬出来的时候,情不自禁爆笑不是我的错……午夜凶铃,好家伙。
“伊鲁索!快看!这也太像你了哈哈哈!”
在其他人的眼刀手刀中艰难收回了笑意,安静看、是了是了我清楚。徒手做了个封住嘴的手势,趁这会时间偷偷观察被自己笑话的家伙——阴沉着脸的人意外没有生气。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试着在他眼前挥挥手,毫无反应。

不是,所以说你怕鬼吗伊鲁索!?

——

- 5 -

时间是晚餐时间后的两小时零七分,在我和贝西出门采购了点日用品回来后。推门而入后我们都有些惊讶。嘿,好家伙,这简直就是案发现场了吧?
我想想该从哪儿说起,那么,最为明显的:沙发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凌乱成一片。

这个说法或许并不准确,因为沙发本来就乱得无可救药。那上面似乎本来就放着杰拉德的杂志(超模一类,尽是漂亮女人。他的爱好说出来总让人吃惊他是个基佬的事实。)、霍尔马吉欧的毛线球(显然用来逗猫)、加丘的备用眼镜(他太暴躁了,仿佛随时都会折坏一副,因此多配了以备不时之需)、伊鲁索的小镜子(方便他想拿零食时直接从这出入)等等。而现在,这堆东西都掉到一地,惨不忍睹。

贝西看来有些着急,嘟囔着“梅洛尼!我会为你作证,你也得为我作证,和我们没关系呀!呜,普罗修特大哥他……”看来他真的很担心普罗修特看到这狼狈一片发脾气。
“放心,放心,显而易见。我们可是互为证人的,嘿冷静点贝西。不是很棒吗?趁机来玩个推理游戏吧?谁是犯人之类的。”
是的,当务之急的问题摆在眼前。罪魁祸首究竟会是谁?

出任务的人自然是要排除在外的,那么索尔贝和杰拉德、伊鲁索和霍尔马吉欧的可能性也就剥夺了。这么暴力的行径更像是加丘,但老实说总觉得他不会忍心把他的眼镜从中折断的?
是啊,这样分析下来只剩下里苏特和普罗修特的“作案可能”。你这就开始发抖了吗,贝西、喔我们的Ragazzo。理论上、的确如此,但我也没说是他们。你看,不是还有其他活物吗,虽然已经是盛夏了但保不准有哪只叛逆的小猫咪不寻常地进入发情期呢?

——

- 6 -

伊鲁索的恐怖片后遗症持续了三天,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糟糕:比如他总绕开电视走、一听到电话铃响就抖个不停,最近也极少看他半挂在镜子中了。虽然本来就是看着阴沉的家伙,但这会阴影面积已经到扩散成片的地步了。
显而易见,这个状态持续下去可不妙。于是我们有了额外的作战任务:帮助伊鲁索恢复精神。

“当我们心中想着要去做的时候,这个事情已经完成了。”难得这个语句不是总在宰人上。普罗修特是个行动派,于是他比谁都快一些。
问我他做了什么?哈哈,你也产生了兴趣吗。很好,这个环节很有趣,保持好这份兴趣因为它很棒。是的,我们的大哥并没有说教谈人生的打算,他只是拿了一把木梳,给还在发呆的伊鲁索梳了头。顺发、扎好,就这么简单,对普罗修特而言可以说很拿手了。我敢说这起到作用了,因为就在那时我随手拨通了住宅电话,铃响时他的哆嗦时间从原来的一分钟减少到了十秒。这是质的飞跃啊!

贝西作为老幺,毫无疑问和他的头发一样原谅……额,Mi Dispiace,拿错稿子了。我是说治愈、喔!植物似得治愈系。也被普罗修特一下踢上了“战场”,慌慌张张地叫住了刚洗好樱桃的伊鲁索。
显然没想好下招啊。从我这看得挺清楚,叫住人之后贝西他挠着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支吾半天都接不下话。不过幸好的是,这恰恰起到了微妙的作用。伊鲁索似乎理解成了他也想一起吃樱桃但不好意思说的样子。于是结果就是他俩看起来相当和睦地一起吃去了。

霍尔马吉欧是我们之中最被寄予厚望的,毕竟他一向是沟通担当。抱起两只奶猫敲敲镜子,他去申请许可了。看样子是打算采用动物疗法。
……后续报道不可知,镜子里的世界只允许了马吉欧一个人进去。

总而言之,伊鲁索的恐怖片后遗症好了。

评论
热度(14)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