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梦间集】{曦孤}花草为戒

*注意事项:
1、名朋备份混更,花草为戒/夜雨昏灯,最初想要写的两件事糅杂在了一起。
2、写给最喜欢的女朋友,我的孤剑他真好…也算是庆祝活动池最后一天终于出货了孤剑,不辜负他奶我了www。
3、以上OK可以继续,感谢阅读。




-
将细长草茎绕指,鹂鸟啁啾恰好在那枝上鸣了三两声。清脆的婉转的,大抵要被世人描为娉袅豆蔻浅唱的珠润,啼以回春三月的好景致。

“你啊你、在唱些什么?”

自然是无应答的。
指上算不上格外精细,好在穿枝固死也非难事,告一段落。五瓣小花偏紫是蓝,扬手随意之举,却偏生惹到了如梭树栖鸟。也是难得不怕生,紧薄羽身从那翠枝纵下落停,而后啄了满嘴明蕊。

“哈哈哈。别害怕?这也不是情花。”

这当然不是芳甘似蜜的情花,反倒更像它的苦果。无毒的,可性凉味凉,紫草科的匙叶草是微苦,难以下咽是对人呢,大抵也会是对鸟吧?指尖轻点鸟喙的刺疼,微微淡淡,逗它再啄一点儿星辰花。不意外的,鹂鸟呖呖,悦耳依旧,无端又添了几分委屈声,它不敢多驻留地扇翅而飞了。

“诶、我可没有骗你来食啊——。”

稀薄的阳光自从何处?弯眸目送它翩飞远了重回春色,这才轻收指畔。可怜那以花草为轮的一圈,钴蓝明黄的自然小戒落蕊失了瓣,干脆捻下一片朵瓣置于眼前。
嗯?是送不出手了。重新再为他做一个吧。

-
黑鱼玉佩是他的所有物。就像扭曲裂隙后永夜之牢,于我来说太不适从,反之于他亦然。
恒明长日,又或者夜色无边。那个困境里,他想必也是一样的。抬头盼上一阵,阴晴四季哪怕依有轮替,失了昼夜之分,也被那顶天永常扰得难以辨清。
腹指描摹玉上纹路,记忆吟吟。碧水寒潭边他气声留以的最后一句,仍在耳畔念念不忘:“纵使昼夜相隔……”。泼墨山水擞离狼毫笔尖,枉自在铺开宣纸的昙天挥洒泛开,淅沥沥也洗不净心绪。
我在这不愉夜中寻不到你。
这是缘由,也是结果。

“你说这有不有趣?除了一杯酒一口茶之约,阴阳双佩竟是我们最为正式的信物交换。”

提来的新酒仍是情花一酿,整朵整朵地埋进清酒中的做法也未曾有过变。没了将之归为大忌的人叨念半句,就连雨声也静了。抬手一饮,酒盏中的整瓣便顺了酤酌落定唇边,咂嘴品味,那花骨朵已而酿后非甜。
黄昏之刻,黑白际会。昼夜不再相隔,日月必将同辉。如果尚有那时——“就当做分别重逢的添头好啦。”

-
柳色尚未甚浓,春雷仍在始动。
细长却是柔韧,缀上谑称不凋花的明媚。倒是没注意的,黄鹂向着何处新生没了踪影,光念那新一枚的巧戒在翻飞指际重生。

“…曦月?”

他该是剑气之锐,无往不利。奈何终究怀揣不殃池鱼的本心,又如濛濛雨雾,太过温柔。这样的家伙不会有第二个。料想中,紧攥小戒不掩笑,冰儿尖的阳光也枉自化开了温度。

我等的人啊,他来了。

评论(6)
热度(32)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