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全职】{杜明&吴启}至此相逢

*群周练,私设多。


——至此相逢——


荣耀联盟的十二赛季,以轮回拿下俱乐部历史上第三个冠军为结果落下了帷幕。
当年被兴欣冲击没能成就的三连冠,终于在这天算是得到了小小的弥补。

轮回的庆功宴上有够热闹,江波涛说了「哈罗,我为大家献唱一曲!」后就再也没放下过麦克风。尽管到最后配合他的只有从始至终没开过口,呆毛却随音乐挥动的周泽楷。
孙翔不知被谁灌的酒,喝得上了头。这个经历了不亚于张佳乐的苦难的倒霉孩子终于拿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冠军,哭得唏哩哗啦后又笑得丧心病狂。这会他正掏出手机,按通讯录顺序一个个打过去炫耀着呢。只可惜通讯录里存的电话少得可怜,除去了家人的电话号码,里面只有他的轮回队友,和一个小事情、一个唐日天。
方明华又早一步退场了。说是为了和他夫人纪念结婚五周年,明儿个一早就要坐上飞往北欧的班机了。
抱着二狗的吕泊远正在胡吃海喝。一边死命往嘴里塞东西一边不忘口齿不清地教育着怀里的中华田园犬人生三大快事是夺取冠军、吃饱喝足和烧死现充。无辜的中华田园犬不太懂他的主人在想什么,只能汪汪汪地意思意思回应着。一旁也在致力于胡吃海喝事业的于念心想是不是自己读书少以前被糊弄了,不然他怎么记得人生三大快事是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和金榜题名时?
……
场面真是太热闹了,热闹得没人注意到杜明和吴启都不见了。
 
大约也就是二十分钟前的事吧,吴启突然拉着也有几杯酒下肚的杜明去了天台。
已经是六月天了,即使偶有晚风拂面,也是一股子燥热。
杜明嘟囔着吴启你干啥啊,我还没吃饱呢。吴启没理他,只是不知从哪掏出一袋花生米和两瓶啤酒,惊得杜明直吼你丫是哆啦A梦吗。吴启说你好大雄。
于是他俩就这样抛弃了中央空调和一桌子的美食,没啥形象地窝在天台的一角,一人一瓶冰啤酒,嗑起了花生米。
聊的啥玩意?不知道。杜明不知道,吴启也不知道。他们就是随意地闲扯着,有一搭没一搭。从还在训练营那会的事情,再到夺冠、二连冠、未能建立起王朝而丢掉的三连冠……开心的,不开心的。像是走马灯一般半倚在一起回忆着。偶尔停下来碰一下啤酒瓶,嚼两颗花生米。
啤酒瓶见了底,连里面的啤酒沫也不剩一丢丢。花生米也早已吃得一干二净了,袋子里只剩下花生红衣的点点碎屑。他们已经不清楚聊了多久,只觉得嗓子聊到都有些干涩,脑子里被困顿的乏意侵占了大半。杜明揉了揉眼,看着满天的繁星,是错觉吗?东偏北的低空中有一颗特别亮。眼皮沉得很,像是挂了千斤坠似得。杜明终于是撑不住了,把全身的重量都交托在了吴启身上,睡了过去。
“杜明,我要去三零一啦……”
隐约听见了什么吗?杜明觉得这回肯定是自己的错觉。
 
吴启手里攥着去T市的机票。
行李已经拿去托运了,一身轻便的他和马上将成为「前.队友」的轮回队员们最后道着别。
周泽楷的话依旧那么少,但一个鼓励的眼神和一句“加油。”吴启想这就足够了。
“去了三零一也要加油啊。”江波涛接过话茬。“杨聪前辈退役后,我们都相信你将成为联盟的第一刺客。”
吴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是会努力。怎么也是轮回三冠的参与者,怎么也不能给轮回丢脸云云。
已婚男人方明华想问题显然体贴得多,他拍了拍吴启的肩膀说道:“T市那边气候和S市差得还蛮大的,自己多注意。”
吴启一口应着,口罩啥的都买了呢,他说。
一旁的吕泊远和于念可就没其他几位那么淡定了。他们红了半天脸,终于是哇得一声嚎了起来——“妈蛋!吴启你走了,我大FFF团又失去了一位盟友啊!”“就是啊!吴启前辈呜呜呜呜!”
吴启黑线了半天,闹半天这两的重点在这里吗,队友爱都被二狗啃得一干二净了是吧。他挣扎地想往后退几步,装不认识这两位,最后却是由于怎么也挣扎不开作了罢。
早就应该过安检去候机室等着了,他还蹲在那儿逗了好一会可爱的吕二狗。这只他时不时喂两口轮回食堂削骨肉的中华田园犬和他颇为亲近,蹭着他的手背,就像每一次他给它喂食的时候一样。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喂二狗了。吴启想着叹口气,揉了揉小家伙的头。
时间差不多了。他站起了身,最后一次和他那帮共同奋斗了七年的兄弟们说了再见。
他告诉自己走出这步后不要回头。
于是他便真的没有回头。就像他的帐号卡一样,残忍静默。
而直到最后,那个自称是他吴启最好的哥们的杜明,没有出现。

吴启很快融入了三零一的队伍体系。按目前的战绩来看,他们是季后赛名额的有力竞争者。接过了队长袖标的白庶对此觉得很满意。
生活方面,吴启这性子,会说会笑,没点前辈的架子,很快也和其他队员们打成了一片。白庶队长对此安心了。
这笔转会看起来很成功,无论从什么角度都挑不出点瑕疵。
白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奇怪,吴启的到来完全不需要他操半点心。但他就是觉得,哪里说不上的别扭。
不知道杨聪当年对我的加入,是不是也是这种心态呢?白庶想。

T市的纬度比S市高,吴启也提前迎来了他在三零一的第一个冬天。
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冬季真来的时候还是把他冻了个够呛。
到了十二月份,虽然T市室内都是有暖气的,但外面零下的温度和飘扬的雪花还是让他开始份外想念S市那热腾腾的莉莲蛋挞。
啊,好想吃啊。
根据赛程安排,这周末三零一将在主场迎战卫冕冠军轮回。吴启的新队友们整整一周都对他投来了超乎寻常的队友爱。这让他有些许的无奈。
吴启自己也说不上再见那帮老朋友,昔日的队友变成场上的对手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但他保证,自己将会全力以赴。

白庶脸色微妙地来宿舍告诉他楼下有人找的时候他正开着电脑给自己单独加练。
冬季的T市天黑得早,这会才刚过七点,外面却已然黑沉沉的了。
吴启奇怪这会怎么还有人找他,但还是笑着说声谢谢裹了件羽绒服出去了。
他没有想过来这个点会有人来找他,更是没想过这个人会是杜明。
时隔四个月零三天,吴启见到了杜明。那家伙还是和从前一样,傻不啦叽的样子。
他冲他招了招手,指着另一只手上捧着的盒子。他说启啊,快过来,蛋挞放久了都凉了!

那场比赛三零一终究还是以3:7的比分输掉了比赛。但看过的观众都会知道这比分背后的比赛过程有多精彩。
在这之后没多久,队内的和杨聪同是三期生的老前辈高杰也宣布了退役。然后他们就迎来了短暂的春节假期和一伴而来的冬窗。

赛程安排得紧,吴启回S市和父母过完了年就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回T市去。
在飞机上落了座,他的位置靠窗口。他不知为何地突然就这样望着窗发愣。
他听到他的隔壁座正有人坐下系好了安全带,但他没有回头。
直到飞机即将起飞,空姐提醒他要关上小窗,他回过头,然后被身边的乘客吓了一大跳。
“杜杜杜杜杜明?!你怎么会在这?!”刺客选手吴启觉得自己好久没这么不冷静了,一个不小心还结巴了。
杜明笑得一脸嘲讽,就像回报吴启总是嫌弃他的智商一般,“傻了吧吴启。”他揽过吴启的肩膀,然后递过去一本杂志,“最近不看新闻是吧。给你瞧瞧。”
那是S市本地的报刊。杂志的一块版面清楚刊登着「剑客选手杜明转会三零一」的报道。
“又是队友了啊,请多指教呗吴启大大?”
吴启觉得这个杜明学坏了,怎么一脸欠扁样。
他最后还是没有揍杜明一顿,就像当年他没有问为什么杜明没来机场送他一样。

他们再一次并肩站在了赛场上,为着同一个目标而拼搏着。
他想,这大概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End-

评论(7)
热度(21)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