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全职】{杜明&吴启}关爱启明启协会4月26日文风小练

关爱启明启协会,4月26日文风小练。

题目:一个吻

*约7000字,大家的心总算干净起来了!嗯……某些人除外(×)。欢迎大家吃安利,群号:293447552。最后——祝群里的二幺15岁生日快乐!



[@清青倾卿EKKIS]:

吮吸,搅动,舔弄,撕咬,杜明呆呆地坐在床上,一下一下揉捏着自己的唇瓣,脑海中满满都是昨夜那个意味不明的吻。灼热的触感至今挥之不去,霸道却不失温柔,危险却让人弥足深陷。不记得何时开始回应,不记得因何开始回应,空气,唾液,一切都被两人所抢夺,唯有那份情谊两人都在推脱。

这是一场战争,因吴启沉不住气而开场,以杜明难以回绝为高潮,把二人自欺欺人作结尾。杜明笑了。他伸伸懒腰,开始了他最普通不过的一天。

一个醉酒后的吻,谁他妈要管是什么意思啊。
  

 


[@临面教材_跳进河里]:
总决赛结束,夏休期到了。杜明和吴启走得最晚,其他人陆续走了,房子里就只剩他们两人。他们本来要送吕泊远出门的,门还没关上就接到电话,野图boss刷新,材料有需求,让他们赶紧去帮忙。两人立刻去开机,吕泊远只得孤独地关门走人。
Boss附近早已经有很多人,其中夹杂了不少兴欣。吴启嘲笑杜明:“我听说兴欣可缺人了,抢boss都得队员自力更生,说不定兴欣的哪个战法就是你女神,你可有点出息,别秒跪了。”
“p,你怎么知道马甲底下是谁,”杜明紧张得满头大汗,“万一来的是叶修,你也得秒跪。”
两人开着马甲在战场上东奔西跑。
 
一小时后双双跪在某兴欣女战法的长矛下。
大局还没定下,但是轮回已经妥妥儿的没戏了。
两个马甲的尸体躺在一起,女战法战矛一甩扬长而去。
吴启看看杜明,杜明盯着屏幕,盯着女战法的背影。吴启不知安慰他点什么,只得安慰自己,胜败乃兵家常事,杜明这么大人了,这点道理总不用他讲。
可是杜明的眉头拧得死紧,眼神像要戳穿屏幕。
吴启觉得他一定得说点什么。他吸了一口气刚要开口,杜明就毫无征兆地说:“这肯定是叶修的马甲。”
“………………………………啊?”
“唐柔哪有这么猥琐。这肯定是叶修。唉,气死我了。”
杜明特别懊恼地看着屏幕,吴启想来想去,也没好意思问他是因为丢了boss而气还是因为这个战法不是唐柔而气。追根究底,只会让人伤心。吴启默默地调转目光看自己的一片灰色的屏幕。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杜明烦得不行,他抓抓头发,瞥见旁边放了一罐开了的可乐,伸手拿来猛灌。
吴启呆住了:“哎杜明你…………”
“别跟我说可乐杀精,”杜明一口气喝光了剩下的可乐,然后打了个嗝,“气死我了。杀精我也喝了。还有没?”
“冰箱里还有,前几天孙翔买的。……等等你刚才喝的那罐是我喝过的啊?”
杜明愣了两秒,看看手里的空易拉罐,再看看吴启,一脸“这有什么不对吗”的表情看着吴启。
吴启觉得杜明的一双眼睛可真无辜,无辜到让他觉得自己罪恶。他和杜明对视,他终于受不了杜明疑惑的目光,伸手拿过杜明手里的空罐子,说:“没事。我去拿可乐。”
吴启走出了房间门。失落的感觉他体会过很多次,所以再多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本来就不算个事,如果他没有那点不可告人的心思。
吴启走到厨房门口。
杜明那么坦然,所以他什么也不在意。可是吴启不行。他忍不住想把这当做间接接吻,即使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矫情,没事找事。杜明根本不在乎,而他却为了这些可有可无的东西患得患失。
吴启自己知道,这不是第一次。去年的总冠军庆功宴上大家都喝醉了,他才敢趁着机会装醉了拿错杯子,拿过杜明的杯子来喝了一口。他已经忘了那杯酒是什么味道,只记得他闭着眼睛抖着手把杯子放回桌上,以至于最后他也不知道哪个杯子是谁的。
他这么小心翼翼,杜明却毫不在意。
吴启看向手里的可乐罐,它有点热,吴启也分不清这上面的温度究竟来自谁。他犹豫着把可乐罐拿起来,嘴唇覆在边缘上。
金属的触感冷冰冰的,还有一点残留的甜味。
 
吴启觉得自己真懦弱。可是他无力拒绝这份懦弱。

 


[@文清对孤烟说且行且珍惜]:
1
明明从和吴启的一个吻里感受到了熏肠的味道
2
明明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他被吴启深深地爱着,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吻。梦醒了。杜明想:吴启是谁?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轮回来了个刺客叫吴启,他们一起拿冠军,一起退役,一起接了一个吻,杜明才想起这个梦。

 

 

[@露西亚方嘞格块]:
要说唇与唇的触碰还有些微凉与干涩,那接下来的动作大概开启了一室的炙热——不知是谁先的动作,舔舐对方唇瓣润湿的动作让空气中暧昧的因子都平添了不少,近到鼻息温热可确。然而这还远只是开始。舔舐的动作渐渐成了急躁的压迫,几次辗转地寻找着眼下润色的入口。大概是被对方的动作吓到了吧,还在发楞的家伙微张的口终于让人有了突破点,撬开牙关悄然滑入的舌尖坚韧而极具侵占性,口腔间推抵追逐很快成了舌齿的交缠,而后不知怎么又演变成了黏腻的吸吮。银液交换的过程让人脸红心跳,时间在这刻仿佛陷入静止,没人知道、也没人有心思去在意这个吻持续了多久。脑子里满是越发沉重的喘息声和胸腔悸动的燥热,有什么不安份的情绪在涌动。
怎么会发展成这样?鬼知道啊!杜明发誓,他只是抱怨了一句“天气糟糕透顶,嘴唇都干裂得发痛了!”罢了。

 

 

 


[@oceanoxoceano忆海洋]:
轮回对兴欣最后那场决赛所有人都相当拼,杜明为了给队里制造干掉兴欣阵鬼的机会挡在他前面用幻影无形剑和吴霜钩月的身体压制重火炮的攻击。他没空多想别的,现在两队治疗都倒了,卖掉的血回不来,只能拼近全力让这一拼多少划算些,现在年轻的阵鬼血条已经见底,用不着这么大费周折,但眼下这份奢侈绝对是有用的——
裂!
挑衅!
骑士技能一个拉扯带歪了残忍静默抽出匕首的动作,留下原地百分之六血的一寸灰。兴欣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集火血量之前骤减的吴霜钩月,在一寸灰最后的配合下最终成功完成交换。
要是没被挑衅那一下……
吴启之后无数次想过这件事,只是比赛中一点这样的闲暇都没有。他还在场上,轮回需要这个冠军。
可是。
兴欣两个角色同时施展的锁喉他们终究没能躲过去,残忍静默终于挣脱时血条已经见底,只来得及再用出最后一个技能。
又一次……
裂!
屏幕灰了下去。
之前打空了的技能最后一刻成功命中对手,但为时已晚,随着生命清零他已经没办法继续战斗……因为他的阵亡,轮回失去了人数优势。吴启叹了口气,刚才紧绷的心情垮下来一下子压在他的肩膀上。他胳膊肘撑着键盘,反正已经挂了也不会再担心碰到什么键引起什么事故。
灰色的界面上战斗仍然在继续着。因为从头到现在几乎没动过地方,地上还横七竖八地列着几具尸体,有兴欣的也有轮回的。而还活着的角色好像也没有换位置的打算,好像就想在这里结束战斗一样厮杀得看起来比刚刚还要猛烈了些。
拜托。
拜托。
吴启不自觉地凑近了电脑,双手扶着显示屏睁大了眼睛。这么近的距离有点模糊又对不准焦,无法看见全景。
也不知道是对谁,他祈祷着。
要赢。
他相信着队友,相信着轮回,他们还差一场比赛就能够成就王朝,绝对没有理由倒在这里。
他虔诚地亲吻了灰白色的屏幕。
……荣耀。

 

 


[@那道姓苦的扩弧]:
杜明曾经对吴启说,好兄弟就是我吃肉你也吃肉,我喝汤你还是吃肉。
吴启拆泡面包装的时候突然想起这句话,转头看床上躺尸的杜明,喂,那你吃泡面,我还吃肉吗?
杜明哼了几声,没肉,我肚子上一整块腹肌你要不要。
吴启决定专心泡面。
杜明那碗是红烧牛肉,吴启这碗是香菇炖鸡。
香味出来的时候杜明就和饿死鬼一样从床上扑下来了,眼巴巴看着桌上两碗面。
“你这是饿了多久啊小明?!”
“也就那么四个小时吧!”杜明的回答不复有气无力。
吴启有些莫名心疼自己的吃货室友。

三分钟,美味即刻有。
杜明抢过红烧牛肉(面),掀开纸盖深吸一口香气。
“启啊,我都快感动得哭出来了。”
“你的感动再廉价点我买一吨。”
吴启吐槽,带着香菇炖鸡香气的蒸汽糊了他一脸,他挑出快脱水肉,在杜明眼前遛了一圈。
“卧槽吴启你人干事?!把肉给我!”杜明叉子伸了过来,吴启把叉子拨回去,报以一个高冷的笑容。
“吴启我们友尽了!!!”杜明扑过来,吴启端着面碗跑,靠着仅有一点点的腿长优势欺负着轮回最矮。
新闻告诉我们,悲剧一般就是这么发生的。
面汤泼下来,端端淋了一身,吴启尽量把手甩离面汤的范围,最后还是被烫到了左手中指。
卧槽,我上了几百万保险的手!
“卧槽!”杜明跑过来扒掉浸满面汤的外套,抓过吴启烫到的手端详。
“得,我去冲……”
还没说完呢,手指就被杜明含进了嘴里。
手指还在火辣辣得疼,倒显得杜明口腔温度低和,舌尖不断在被烫伤的指节边打转。
职业选手引以为傲的灵敏手指,一丝不苟地把感觉传回了吴启当机的大脑。
他跪坐的姿势稍稍比杜明高些,低下头正能看见杜明垂下的眉睫。
照理说一个大老爷们不该用这么不帅气的词形容——但吴启觉得,杜明这样子实在……太色气了。
指尖火辣辣的疼渐渐定下来,吴启回过神,赶紧把手指抽回来。
手指牵离是扯开一线银丝,杜明又骂了一声,耳根微微有点红。
“我小时候被开水烫我娘就这么干的,怎么样,到底还是土法子好。”
吴启心说手是不疼了可我别的地方疼啊,不知作何表情的吴启摆开方块脸,“我去洗洗。”
说着,姿势怪异地进了卫生间。

 

 


[@张佳乐拿着冠军奖杯说]:
杜明干了一件蠢事。
今天训练结束之后,杜明跟往常一样跟吴启闹着玩,从训练室闹到食堂,吃晚饭的时候互相调侃,还被江波涛提醒了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小心噎着。然后杜明就真的噎着了,一边咳一边瞪江波涛,脸憋得通红,吴启在一旁边笑边拍杜明的背给他顺顺,笑得一抖一抖的。江波涛不太好意思地提醒吴启别笑太厉害了,万一被口水呛到了就不好了。然后吴启就真的呛到了,跟着杜明一起边咳边瞪江波涛,两张脸憋得通红,看着江波涛都觉得压力山大了。在终于解决了晚饭之后,两人一起回寝,在路上还在打闹。
直到这里一切都还按照正常剧情发展,除了食堂的那点小插曲,一切都很正常……嗯,如果杜明没作死的话,其实他们可以一直正常下去的。有时候人的脑子真的不好用,比如说刚才,杜明跟吴启闹着,随口就是一句“信不信我亲你了!”,接着就是吴启同样随口应了一声“你来啊。”,之后杜明顺势搂住了吴启的腰,脸越凑越近,眼看着就要亲上了……然后他俩就真的亲上了。杜明闭着眼呢,就觉得碰到了什么软软的暖暖的东西,有点干,于是他没脑子地舔了舔。
事实证明说话要过脑子,开玩笑要适度,并且要选对时间地点人物,还要注意周围有没有无关人物。当杜明和吴启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孙翔已经震惊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了,他只是吃完饭回寝室而已,他真的不是故意看到的,他真的没有想到朝夕相处的队友居然是这种关系,其中一个还是有女神的,他现在整个人都更傻了,连核桃都拯救不了了。
杜明和吴启看着路过的孙翔明显一副完全误会了的表情,赶紧给他解释,无奈现在的孙翔什么都听不进去,只觉得受了惊吓,撂下一句“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俩继续”就跑了,留下杜明和吴启两个觉得世界都要毁灭了。
杜明特别痛苦地蹲在地上,双手抱头,说话都带着哭腔了,他问吴启:“你为什么没有躲开?”
“谁他妈知道你不停啊!”吴启靠在墙上,一脸的生无可恋,哭都哭不出来。
“我以为你要躲开?!”
“……”
“……”
呵,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孙翔受到了惊吓,直接跑去了江波涛的寝室,拉着江波涛半天说不上话,江波涛询问了他半天,终于听到了一句“杜明和吴启在谈恋爱。”
江波涛猜肯定是孙翔又被这俩唬了,刚想告诉他,结果孙翔一句“我看见他俩在接、接吻……”给堵回去了。
……妈妈我要回家。
同样受到惊吓的江波涛打开了QQ,建了一个讨论组。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杜明和吴启觉得队里人看他俩的眼神怪怪的。周泽楷看见他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说什么。江波涛拍了拍杜明的肩,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不要担心,战队理解你们,心里不要有负担……”,吕泊远拍了拍吴启的肩,表情坚定地说“你们放心,我们都理解,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你们还有我们的理解和支持。”。一边的方明华一脸“我懂的”表情,带着鼓励意味地朝他俩笑笑,说了句“加油”。
杜明和吴启还蒙着,直到他们感受到孙翔充满了鼓励的目光,才反应过来。
“那个你们听我解释……”杜明赶紧跟他们解释,没想到话还没说完,孙翔就走了过来,一脸郑重地给他俩道歉。
“昨天我不是故意看到的,但是这件事我们都理解,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祝你们幸福,加油。”
呸!你个熊孩子凑什么热闹!
杜明觉得这个世界的恶意太大了,能听人把话说完吗!
直到训练结束杜明也没找到解释的机会,吴启早就放弃了挣扎,消沉了一整天,估摸着已经心如死灰了。
“明啊……这事怕是解释不清楚了……”
“别这样……”
“两个大男人搂一块儿亲了口,我要不是当事人我也不会信这是开玩笑。”
杜明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换成别人他肯定也以为人家谈恋爱呢,不过说起来吴启的嘴还挺软的,亲了口也不觉得讨厌什么的……
呸,想什么呢。

 



[@阿诺_荣耀不败]:

“启啊哥好饿你那里还有余粮吗求救济!”杜明打开门,从房间里幽幽探出个脑袋,冲对面房间有气无力地叫唤。“等一下——!”吴启喊回去,关了显示器在房里搜刮出一堆零食就往对面走。隔壁传来吕泊远丧心病狂的嘶吼:“吴启你他妈给我点???!!!”“呵,你?”吴启冷冷两字嘲讽。“……日哦吴启你大爷。”吕泊远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
        杜明看着吴启抱着一堆零食走进房间的时候,他咽了口口水,抹了把脸,缓慢艰涩地吐出一个字:“…………壕。”吴启把零食往人桌上一推:“吃吧。”杜明飞快拿起一个袋装蛋糕:“天呐启你对我太好了我简直忍不住嫁给你了???!!!”吴启啪地拍他头上:“你不是早就嫁给我了吗?”杜明猝不及防被拍了一下一口蛋糕噎在喉咙口,被迫文艺地无语凝噎了一把。等到他终于把那块蛋糕咽下去以后吴启开口了:“哎哟卧槽小明你这是噎着了?”杜明沉痛地点点头。吴启突然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明你so蠢啊——!噎住了也不跟我说声??!!”一边笑还一边指着杜明。杜明愤怒地拍掉他的手:“我日你个傻逼看不出来我噎着了??!!没眼色!!不知道给我倒杯水吗!!人性呢!!”杜明深沉地思考,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了吧。——呵,小明,智捉啊,这明明,是,猪恋人啊。
        然后杜明继续吃零食看电影,看的是《惊天魔盗团》,吕泊远推荐的,剧情特效都so棒。
        吴启就在这时候冷不丁来了句:“等等吃零食守电脑前看电影这种行为略少女??!!”杜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得你不少女似的啊……?”吴启理直气壮:“我这是陪着你少女,请叫我绝世好男友。”杜明从喉咙里憋出一个“呵”。
        解决完所有的甜食以后杜明突然指着吴启的手开口:“卧槽你什么时候买的扇贝??!!不分享吗??!!”吴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扇贝高冷(……)地笑了笑:“哦你说这个。最后一个了。”然后,冷冷地,把扇贝,往嘴里塞了。杜明一脸痛心疾首:“我天??!!”忽然又像想到什么:“你吃了我照样能吃啊?!”吴启茫然:“啊?”却见杜明扑上来咬住他没来得及放进口中的半边扇贝,直接咬掉了。末了还舔了舔吴启的嘴唇,才放开:“鲜味的真好吃啊,下次多买点。”吴启默默别过头,脸红了。 

 

 

 

[@串串_514求生贺求生贺哭闹求生贺]

“晚安晚安,”吴启抱着枕头说,“不聊了我睡了,么么哒一个。”
杜明从自己床上一跃而起。  

 

 

 

[@陌安_肖时钦的睡衣w拿自己的荣耀]:

今天是吴启生日,轮回众人决定去给他庆祝一下,顺带宰吴启一顿。在ktv的时候江波涛一进包房就拿着麦不肯放手,周泽楷专心听他家副队唱歌,其余人凑成一桌玩真心话大冒险。
这轮杜明输了,赢家吕泊远指着杜明的鼻子问,“小明啊,你是想选大冒险还是大冒险呢?”“靠,老子不能选真心话?”杜明嚎叫。
吕泊远看了杜明一眼,“你有什么好问的?喜欢的人人尽皆知,一晚上起来多少次我们都知道。”
“......”
“所以你只能选大冒险了,嗯,我看看......”吕泊远看了一圈突然伸手指向坐在一旁的吴启,“来来来,杜明你亲一下吴启呗。”
“喂喂喂,我这是躺枪的节奏?”吴启听到自己被点名开始抗议。“有什么关系啊,玩玩而已。是吧,队长。”周泽楷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点了点头,“看吧,队长也这么觉得。”吕泊远满意的给周泽楷竖了个大拇指,“小明啊,你难道输不起?”
“......妈蛋啊我豁出去了行了吗?”杜明说完这句话起身朝吴启走过去。
吴启看着杜明一步步接近觉得自己就像是言情小说的女主角一样,心跳变得有点快,他看着杜明走到他面前低下头对自己说,“启啊,配合一下我呗。”吴启点点头,于是杜明抬起吴启的下巴一点点凑近准备亲一下脸糊弄一下就好了,就在这时吴启突然转过头。于是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杜明和吴启亲到了一起。
吕泊远愣了,江波涛不唱了,周泽楷...一直都是那个表情,方明华在一旁和自家媳妇打电话也忘记说话了。
“......”杜明过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他放开手尴尬的看向吴启,“吴启啊那个别在意啊我不是故意的!原本想亲一下脸的没想到你突然转头了...结果一个不小心...”
“没事,别在意。”吴启出声打断了杜明的道歉,他知道这次的吻是自己狡猾偷来的,大概没有下一次了吧,生日礼物够特别的,这样够了。
杜明闭了嘴坐在一边,悄悄的打量吴启的脸,他想起刚才的意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开心。 


评论(5)
热度(45)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