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全职高手】{刘小别&卢瀚文}鲜奶蛋糕(上)

*未来梗,别哥给小卢过成年生日。^q^好久没写东西了手生…质量堪忧。Just傻白甜。想写个肉结果一路越写越纯情(。)感觉自己不太行了。明天还有考试,先把无差的上半部分丢出来吧。顶风作案的肉在下半部分里头无误如果我还能活着回来就更(ntm)。肉我坑掉了,打我啊(。)

*今天的郑轩大大也在压力山大呢!宋晓大大的画风再也不能好了!私设多多,OOC可能,慎啊慎。
*题目一看就知道是我想不出名字随便摘一个词来的对吗(。)
 


1.
刘小别心态复杂地看着手上包装精美的蛋糕盒,沉吟了好一会才拿起了手机。
拨出响不到一声,那头的人就接通了电话。他尴尬地报上了酒店和房间号,在不出意料地得到对方的一口答应后松了口气。
算是冲动吗?就这么临时起意打了个飞的赶到G市,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酒店对面的蛋糕店里买好了蛋糕。然而这之后才突然想起自己就算到了蓝雨俱乐部门口也没道理进去。
在乱什么啊……不就是小鬼的成年生日吗。
这样抱怨着自己的刘小别只好回到了酒店打起了电话。


2.
几乎像是为了展现职业选手的高超手速,当手机的屏幕闪起某B市著名手速达人剑客选手看起来不太情愿的脸时,卢瀚文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
刚好目睹了这一幕的郑轩同志表示压力山大,来电铃声几乎都来不及响起,更无从让人推测出这是那首名为「爱啦啦」的曲子。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卢瀚文看起来像是瞬间打了鸡血一样。虽然这个小家伙...唔,现在大概不能这么称呼了吧,这个年轻的剑客选手一直以来就是以阳光向上、活力四射著称。但此刻他眼睛亮亮得,不同以往。就像是从天上偷摘下了两颗星星藏在了里头一般。
压力山大…年轻真好。郑轩同志只能继续着他的鸭梨论感叹。
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巧被经理叫走了,大概又是什么周边代言的事情吧。剩下的人安排的自由训练,倒也轻松。
这会找不着正副队,年轻的剑客自然是把期待的眼神投向了资历最老的压力山大先生身上。郑轩咳了一下,那水汪汪、眼巴巴地堪比谁家汪星人要被主人遗弃的眼神,还真不忍心装没看见。碰巧着大心脏宋晓还就爱在这种微妙关头捣乱——“哎我说郑轩大大啊,你就当送小朋友一个生日礼物呗。”他搭着卢瀚文座位的椅背一面说着,手上对着披在椅子上的外套隐秘地做了什么小动作。
宋晓他这一起哄,一边的景熙和李远也来劲了。几道视线就这样齐刷刷地集火了郑轩,郑轩叹了口气,揉着眉心说了句“行吧,我帮你请假就是了……压力山大啊。”
小剑客那个乐得呀,一连串的谢谢前辈,披上外套拿了手机一溜烟地就跑出门去了。
郑轩头大地瞅了瞅宋晓埋怨道:“下次可不可以把关键先生的关键用在其他地方啊宋晓大大,说起来你往小卢的口袋里塞什么了?”
“你猜?”宋晓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郑轩觉得自个还是好好去训练吧。


3.
等待的时间算不上长,但是刘小别却觉得时间格外得难磨。
在把手机里的所有手游游戏都反复打了个遍后,刘小别平躺在床上心态复杂。
为什么会特意请了假来G市?他问自己。回答他的是脑内一闪而过的蓝雨小鬼的灿烂笑容。


那还是他们刚刚交往不久后的事情吧,在那年的9月12日,当时还没有成年的蓝雨小鬼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突然跑到了B市,跑到了微草,跑到了他的面前。
他大声喊着,刘小别前辈生日快乐!然后把手中抱着的盒子硬塞到了刘小别怀里,刘小别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他前不久刚看上的新款耳机。
明明没过几天就要开始新赛季了,明明是个未成年的小屁孩,明明耳机的事情他只随口提过一次……蓝雨怎么看得人啊,还行不行。
这么在心里默想着的刘小别摁了卢瀚文的头,低声说了句谢谢。
出于好奇,他问了卢瀚文怎么知道的他的生日。然后得到了又被队友卖了的回复。
这么说起来……自己还不知道小鬼的生日呢?
干咳了两声,刘小别装作无心似得问了一句。
“刘小别前辈!我的生日是11月30日!等我成年那年,你能和我一起过十八岁生日吗?”

等我成年那年,你能和我一起过十八岁生日吗?
当时自己是答应了吗?刘小别记不清楚了。也许是低声哼哼着敷衍过去了吧。但不知道为什么,越是临近这个日子,他脑内就越清晰地浮现起了那天小鬼笑着的要求的模样。星星点点,眼里满是期待。
好吧,败给你了。

敲门声打断了刘小别的胡思乱想。他看了看手机,不到四十五分钟,小鬼来得其实还挺快的嘛。
刘小别自己都没意识到,此刻他的嘴角上扬了多少个弧度。

 
4.
卢瀚文喘着粗气,一路小跑赶来对他们这种平时缺乏锻炼的宅男来说还真是有够呛的。
G市的冬天虽没有北方那么冷,但十一月底,气温也已降到了十来度上下。
卢瀚文披了件看着挺温暖的鹅黄色大衣,里面穿的加绒蓝卫衣,卫衣帽子上自带的两个小猫耳看起来有些可爱得过分。但他穿起来却一点都没有违和感,不如说...真有够合适。
在成为联盟最小职业选手后的这几年里,人气一路飙升的卢瀚文早就习惯了出门的遮挡。大大的口罩几乎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虽然口罩上那「PKPK」的字样无比可疑。但值得庆幸的是,G市还有另外一个比他出名的、总是喜欢叫嚷着「PKPK」的选手。
1521号房间,他默念着。
但却在终于找到房间后迟疑了起来。
深呼吸,深呼吸。
一定是之前小跑的关系!他感觉到了自己砰砰得心跳,这样想道。我叫不紧张!不紧张!
但他的小心脏却越发不给他面子了。小鹿乱撞一般地,久久无法平复。
啊啊啊啊!卢瀚文有点儿急,射手座的性子让他放弃了继续等心跳减速的行为。他抬起了手,朝着眼前的门儿敲了下去。
一下。
两下。
三下。
却在第四下的时候落了空。
咔嚓,门应声而开。
他看到了他的刘小别前辈。


5.
刘小别看到眼前的人才意识到,还真是有段时间没见了。
长高了吗……?不如说这几年每次见面都好像在不断成长着,但终归到现在身高还是没超过自己——虽然仅仅也只差了几公分罢了。
卢瀚文的手还僵持在空中,看起来像是发了楞。尴尬得不知道该不该收回。
刘小别看着他觉得有些好笑,干脆一把把人拉了进来。多大的人了,还总是这样的穿衣风格,可偏偏觉得那么合适,这未免有些作弊啊。还有那个口罩,还真是...欲盖弥彰啊。该说幸好不是「前辈PK」吗?不过这样的话,他一句都没有说出口。
把发愣的蓝雨小鬼按着坐到了看起来挺舒适的沙发上,自个一屁股坐在了床边。刘小别指了指桌子上的蛋糕盒,“喏。”
“咦……”卢瀚文这才将目光转了过去。偌大一个蛋糕盒,已经等待它的主人多时了。“蛋糕?哇!小别前辈给我买了蛋糕啊!”
“小鬼过生日不都要吃这个的吗。”刘小别看了看眼前兴高采烈的小家伙,至于吗,不就一个蛋糕嘛。
“我都十八了!不是小鬼了!”卢瀚文嘟囔着,眼睛却弯弯的,笑得煞是好看。他探过身子轻轻在刘小别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几年前要想做这个动作,他还得费力地把人拉下身来,或是在对方坐着不经意的时候偷袭。而现在他们已经快要一般高了。那个人记住了自己的生日,一如多年前的约定。像他当年一般不远万里跑到另一座城市,只为给一个人过生日。“但是...谢谢小别前辈!”
莫名感觉被亲的地方有点发烫,刘小别揉了一把小少年的头。“谢什么,拆开吃吧。”
“嗯!”卢瀚文重重应了声。


6.
卢瀚文折腾了半天包装的绸带,刘小别看不下去地终于还是伸手帮了忙。

不知是不是巧合,1、8两个数字蜡烛,一个绿色,一个蓝色。微草的绿,蓝雨的蓝。由两个人一人一个插了上去,点了蜡烛。

时间尚早,G市冬日的暖阳透过玻璃倾洒下来。这么亮堂啊……刘小别嘀咕了一句,然后起了身潇洒地把窗帘拉上了。遮光窗帘一带,屋子瞬间暗了下来。

“盯着我干嘛?”刘小别坐了回去,就看到卢瀚文滴溜溜的大眼睛直盯着他。“不许愿?”

对方看起来似乎有些犹豫,迟疑了一下纠结着开了口:“小别前辈……生日歌……”

啧,忘了还有这个。刘小别不自在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清了清嗓子,低声唱了起来。

不知有多少人会这样,唱歌的时候和平日里说话的声音多少有些不相同。刘小别就是这样的人。他记得以前总有和他不相熟的人说他显得高冷,当然也有性格使然的关系吧,但他的嗓音的的确确不知为何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但唱起歌的时候则不同,刘小别的歌声有一种让人安静的力量,说不上来如何去形容。而现在,这份磁性的声音就这样夹带着暖意与祝福传递给了那个人。

卢瀚文不是第一次听刘小别唱歌。从一次偶然听到戴着耳机的刘小别情不自禁地哼着歌时起他就知道了刘小别唱歌好听,他也喜欢听。就因为这个他也曾拉着刘小别以“换个方式PK”的名义去KTV来场K歌大赛。

但现在总感觉有哪里不同。只是简简单单一首生日歌,但是心头儿特别暖。他笑了笑,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许着心愿。

是什么样的心愿呢?心愿当然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这可是他的小秘密。

刘小别唱着歌,视线却一直没从对面的小寿星身上转开过。隔着烛光,蓝雨的小鬼紧闭着眼、嘴唇微动,郑重其事地许下了心愿。会是什么呢,个头拔高?成为剑圣?蓝雨夺冠?……刘小别说不好。他倒是不好奇,这会的他只想唱完这首生日歌,捏一把小鬼的脸,认认真真地说一句生日快乐。然后和他一起吃蛋糕,虽说八寸的鲜奶蛋糕两个人吃有些多了,而刘小别本身也不是太爱吃甜食。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歌声停下时卢瀚文正巧许好了愿望,小少年肺活量好着呢,一下吹灭了蜡烛。刘小别等着把蜡烛拿起来后起了身,干脆是随手开了灯。他让卢瀚文自己分个蛋糕,但小少年却执意要他一起来切蛋糕。

耐不过卢瀚文要求,刘小别伸手一起握住了塑料蛋糕刀,稍许用力压着刀柄向下,看奶油蛋糕一点点从中间被切开。

给小寿星分了一大块鲜奶蛋糕,心细的处女座特意挑了几块新鲜水果。双手端过蛋糕的小寿星并没有开吃,那样子像是非要等到他的刘小别前辈分好了自己那份才打算开动。刘小别忍不住笑了,稍微提了手速分好了自己的那份,然后端起来和对方示意:“可以吃了吧?”

按捺了半天的小寿星呼了口气,终于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

真有那么好吃吗?看着对桌的人眯起眼睛的小模样,活像只午后慵懒晒着太阳的猫咪,一脸享受。刘小别叉起了一小块蛋糕送进了嘴里。

啊……真是,有够甜腻。

但怎么突然感觉,这味道也不坏?

“卢瀚文,生日快乐。”他开口说道。

 

—TBC—


评论(9)
热度(93)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