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全职】{江周江}趋光性

*飞蛾扑火原理有参考百度(。)其实这是小学生科普文吗(。)
*一发完结,我简直就是个1200字狗!敢不敢长一些?!开学了果然就有动力上课跑神开脑洞了。
*江周江无差。


趋光性


他站在那盏路灯下,昏黄的桔光倾洒在他的身上,晕得仿佛暖上几分。
方才纷纷扬扬下了深冬的一场小雪,不太大,却足以让地上染上三两雪色的斑点。现在停了好一会儿,虽还不到融雪时分,但还是着实让他冷得直哈热气。
兴许是等得有些久了,太过于无聊。视线再三游转,最终停落在一片冷色世界中少数带来些许暖色的路灯上。
这是这条街上矗立的几盏路灯中为数不多完好的灯了。也许是有些年头了,这片的路灯不少都闪烁着灯光,仿佛随时就会熄灭。夜色未深,却在这样的氛围中泛起了乏意,他揉了揉眼,昏黄的路灯似乎也显得无精打采了起来。
然而并不是所有都如此。肉眼可见的,几只不知疲倦的飞虫正酝于其中,不厌其烦地环绕飞舞着。
这本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也曾听说过飞蛾等昆虫在夜间飞行活动时,是依靠月光来判定方向的。却不知怎的有些许的感慨。
飞蛾扑火吗......他不自禁向灯光伸去手,张开五指。手掌的阴影落在他的脸上,似明若暗。
飞虫不知事,错将灯光当成月光。但灯光不同于月光,距离飞虫极近,飞虫按本能仍然使自己同光源保持着固定的角度,于是只能绕着灯光打转,直到最后精疲力尽而死去。 
该觉得它们愚蠢吗?他眯起眼睛,透过指缝打量着那群依旧打转的小家伙们。指路灯成了焚身冢,究竟算不算得上是一种悲哀。

“小周,对不起让你等久了!”踩着碎雪,等待已久的人终于归来。“排队的人有点多。”
江波涛的发色天生就比其他人淡些,浅棕的头发一向是至发旋处柔顺服贴而下的。然而这会却乱了三分,大概是一路小跑回来的狼狈所致吧。“不会。”周泽楷这样说着,然后忍不住伸手为他理了理调皮翘起的几缕乱发。
江波涛小喘着气,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楞了楞神,然后像是读懂对方的眼神一般立刻明白了过来这份好意,眨着眼轻笑。“谢谢小周。”
他将手中好温腾腾的热可可塞到了周泽楷的手中。周泽楷并没戴手套,刚才的等待伸手触碰空气的时间略长,指尖早已泛起了冰凉。掌心兀的接触到这样的热源,温暖得让他不由小小地哼了声。
“回去吧?太晚的话其他人会担心的。”江波涛习惯性地观察着那人因热度回暖而微小扬起的嘴角弧度,这样容易满足,这样透露着幸福表情的小周,真是犯规啊。
然而这次,总是有读心能力的翻译机大大却是失了算。周泽楷捧着热可可,脑子里却满是身边人的样子。
礼貌说着哈罗打招呼的江波涛,开心唱起歌的江波涛,认真研究战术的江波涛,无比坚定相信队伍的江波涛,总是适时为自己解围的江波涛......更多更多。一晃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在他身边,看过无数样子的他。然而现在,他内心却像是有个黑洞,怎么也填不平地,渴求看到更多更多不一样的江波涛;渴望了解他更多,同他走更长的路。
这样是否太过于贪婪了呢?他不知道。但他好像突然有些理解了那沐浴光中孜孜不倦的飞虫。
辨不清月光与灯光,说是盲目也好,说是愚昧也罢。那是他认定的光,他愿为此做一只趋光性的飞虫,即使有精疲力竭不可得的风险,他依旧乐此不疲。
“嗯。”他点头,向前两步,与他的光并肩而行。


END

评论(3)
热度(28)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