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POT】{切原赤也&丸井文太}秘密抽屉

#1.6-1.7:秘密抽屉#

#致我最喜欢的35号笨蛋海藻球#

#感觉都在吃吃吃本体好饿啊不开心#

#本条切丸向#

↓↓↓

 

 

喜欢是什么难说出口的话吗?

 

那是绽放在盛夏的时光,拉着你穿过老街旧巷。你喊着“丸井前辈慢点,我们到底要去哪啊”,我说“嘛嘛赤也一会就知道啦”卖着关子。历经风霜的围墙,雕花的屋檐,麻石板的小道,缝隙里的青苔,不知从哪儿吹来的热风……旧巷曲折,藏着多少被遗落的故事。

转头看着一脸迷糊的学弟,啊~这家伙的方向感一向不好,这大概是早就晕头转向了吧哈哈。伸手揉一把你柔软的发,微卷的发质穿过指尖。转过最后一个拐角,“到了,赤也。”这样说道。

只是一个古朴的小院,铺着细碎的鹅卵石,走在上面有些麻麻的感觉。院子的一角零星种上了一小片的红色琉璃苣,低垂着的花蕾在路过时带起的一阵风里微微晃动。

“啊?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丸井前辈……”没去理会你的莫名,敲开本就只是半带上的木门。“菊川婆婆,打扰啦~”

如料想的,老人坐在木制藤椅上用蒲扇乘着凉,翻阅着什么不知名的读物。见自己的到来,她弯起嘴角,眼角布满的鱼尾纹透着慈祥暖意,放下了手中的读物站起来,有些佝偻,但却依旧精神。“啊啦啦……文太带着朋友来惠顾我这老太婆了吗。”

“是社团里的笨蛋学弟,啊虽然是笨蛋但是也是了不起的王牌喔!”这样介绍着身后左顾右盼穿着简单素色T恤的自然卷少年。你似乎不太满意“笨蛋”这样的形容词,但又在“王牌”的称呼下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还真是单纯好懂啊赤也。“菊川婆婆,我们要两根水果冰棒。唔……草莓和黄桃的吧。麻烦你咯~”

“没问题。在这稍等一会。哈哈,文太你们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嘛,算是吧。虽然让人头疼但是也是可爱的学弟……”“丸井前辈!说得好勉强啊,这里不应该说我们关系超铁的吗!”“哈哈哈是、是。”

老人的家中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摆设,只是有那么一面照片墙引人注意。上面多是些她和家人的照片,有些已经泛着岁月的黄,但依旧掩不住其中的温馨和睦。除此之外,大概就是花卉的照片了吧。

“丸井前辈这是什么花啊?”大概是因为照片里的花种和庭院里一般,如数都是同一种花卉的缘故吧,你这样好奇地问道。自己也并不觉得奇怪,轻触着相片的边角开口:“琉璃苣,是红色琉璃苣。”看着你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笑得肆意。象征勇气的琉璃苣啊,你什么时候才能给开口的勇气。我喜欢你的眼睛,犹如那绚烂的夏花,熠熠生辉。

“菊川婆婆的手工冰棒非常好吃喔。”同你分享着自己喜欢的东西,自己拆开了草莓的那支。待到香甜的牛奶冻冰在口中化开,带着那么点乳脂奶油般的丝滑细腻。究竟要多久,才能尝到深藏其中的水果的酸涩芬芳呢?

 

那是存留在深冬的记忆,因为在你家叨扰到太晚而留了宿。你家的姐姐打着趣说都是男孩子,丸井君考虑和赤也一块儿睡不,不然这可怜小鬼就要把床让给你自己打地铺了。看着你一阵的点头,对着我露出小动物般的表情,看起来满脸期待。

“赤也,你真的是宠物蝾螈吗?”小动物啊……不禁这样开口道。换来了你一句“啊?”的茫然和“太过分了丸井前辈!呃,为什么要是蝾螈啊?!至少也是狗什么的吧?”的反驳。赤也的重点也太好笑了吧,忍不住地就想要逗逗你啊!

“蝾螈不好的话,那壁虎好了。”“蝾螈和壁虎有什么不一样吗丸井前辈!”“你白痴啊,蝾螈是两栖类而壁虎爬虫类啊!”“这个怎么样都好啦……”

话题到最后已经全然跑偏了,你家的姐姐看着我们打闹也被逗乐得不行,最后送上了两杯热牛奶和一盘子的曲奇饼干,放任我们这样的争执。

牛奶啊……在社团里身高垫底的我们俩,喝起来有那么点不甘心的意味啊。然而明明没过一米七大关的你居然也敢拿着身高嘲笑我。前辈可不会有这么好欺负,哇哇叫着扑上去掐你的脸,一个不小心地失去重心两个人一起扑了街。恶意借着姿势压在你的身上不起身,逼着你大叫承认着错误——“丸井前辈我错了!饶了我吧!”,这才满意地爬了起来。

不去告诉你,那时候的我闻到了你颈间的淡淡薄荷香,那是刚刚洗完残留下的沐浴乳的气息吧。薄荷清凉,大冬天的只有你会这样的不注意。虽然,清新透彻又充满希望,薄荷同你还真有那么一丁点的契合相似。

自家烘焙的蔓越莓曲奇饼干香脆可口,奶香带着蔓越莓的一点儿酸,吃起来非常爽口。不自觉的悉数丢于口中解决掉……啊,当然还是给你留了那么一块。假意做出要吃掉它的动作,等着你抓狂:“太狡猾了!!!丸井前辈!!!最后一块是我的!!!”。

不会忍心让你去打地铺,当然我也才不打地铺呢。大冬天的多一个人挤被窝……嘛,感觉不也是挺好吗。故作担忧地看着你:“我说赤也,你该不会睡相很差吧。”没想到你真一脸不好意思起来:“不清楚诶,好久没有和人一起睡了哈哈……”

眨眨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你,鼓起腮帮揪了一把脸。“如果明天起来发现被踹下了床,就罚赤也包下我一个月的蛋糕☆!”先你一步闭上眼,倒数三、二、一,等着你的抱怨声。“丸井前辈那样我的钱包会完蛋的,会完蛋的啊!”

肩上的重量让人有些诧异,你却笑得贼兮兮。“啊既然不知道明天我的钱包是不是还能存活下来,那么就只好先来占丸井前辈一点便宜啦。丸井前辈作为人形抱枕还是很舒服得嘛!那么晚安咯。”这个家伙……

扑通,扑通。无端扰人清梦的噪音究竟来自何处啊。

 

四季一轮轮转,夏日的勇气琉璃苣,冬夜的恋爱曲奇饼。

喜欢是什么难说出口的话吗?

这样的心情怎么还是迟迟不能传递给你?

 

那么暂且偷偷将他收藏进心灵抽屉。总有一天,如数与你分享这份秘密。

会大吃一惊吧,赤也。毕竟我可够天才啊☆。


—Fin。—

评论(5)
热度(17)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