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POT】{忍足谦也&财前光}Travel?

#1.10-1.11:旅行?#
#本条光谦光向#
#约莫大学时间线,私设多#



“今天依旧是无聊的动物实验。啊,就是小老鼠断头取血什么的……描述起来是不是有点血腥啊。抱歉抱歉因为想和光分享每天在做些什么忍不住就说了。食堂的新菜听起来又是黑暗料理,额,番茄炒菠萝之类的。但是吃着意外的还算爽口。明石烧乌冬面也挺独特的。话说看到这个就不由想起了小金啊。哈哈,章鱼烧是那家伙的最爱吧。好久没联系了,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那么有活力啊……”
电话那端的人喋喋不休着。记忆中从认识起你的话就不算少,但真像这般有些话唠是什么时候呢……哈,大概是自己出国起吧。原本天天能够见着面的人,距离一下拉开到了一万公里开外,稍微有些寂寞了吗谦也桑。
侧头借着肩膀的力量夹着手机继续听你唠家常,从大阪连续下了一周雨说到室友早上出门居然错穿了两只不同的鞋,有的没的将你那的一切如数搬给我听。把桌上的曲谱作业整理收纳好,瞥一眼表,指针刚转过22:30。这么粗略一算,大阪那边是中午12:30吧……啊,难怪食堂部分的吐槽占了不小的比例。
日本大阪,美国纽约。一万多公里的距离,十四个小时的时差。
“金太郎的话,前阵子的巡回赛不是相当活跃吗。”说起来有些恍然,这些年过去了,我们之中坚持下去成为职业网球手的居然还是那个自然不羁得让人有些头疼的小野人。不过,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本来金太郎身上就有种对网球的本能执着。不是为了胜利,也无关强弱。只是单纯地喜欢着这样的运动,并且享受和强者的角逐,仅此而已。
“啊,说得也是啊。毕竟是小金嘛。啊,原来光在纽约那边也能知道这些消息吗?”啊啊,谦也桑果然是笨蛋啊,忘记了自国中起我就是个手机不离手的人了吗。“通讯那么发达,要想知道并不难吧。” 这样回复你,满意地听到那端你因为没有想到这些而有些懊恼地声音。
“我查了哦纽约这周要大降温吧,一口气降七八度够呛啊。要记得添衣服把自己裹得严实点,手套也要带上,我不在没人看着你要自己照顾自己知道吗。”

叨叨念已经结束了今天自己的日常进入对我的关心的部分了。谦也桑,还真像个老妈子啊。
“是,是。谦也桑,我已经成年一年多了。” 好心提醒你我不再是一个需要人担心的小鬼了,出国留学转眼就是三年,早就学会了如何照顾自己。不,即使是当年,也没必要担心吧。

“和年龄无关吧,光从国中起就总是不注意这些啊。畏寒体质还总是穿得那么少。让人不放心啊。话说回来都是我在说呢,光那边呢,在曼哈顿那边学习还好吗,今天也有上那个什么室内课吗。”
“是室内乐课,谦也桑。就是小型器乐。”并没有做过多的展开解释,只是简单的描述。“我很好,学习方面也不必担心。一切都很好。”只是……有点想你。最后的这句话,没必要说出口吧。
“一切都很好吗……那就好了。”那边的声音有些压低,稍微让人有些诧异。“谦也桑?”

电话那端的沉默持续了几秒,你像是思考了什么还是开了口:“我也一切都好,只是好想你。”

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话,诧然从你口中而出。怔然地那刻甚至忘记了手中的文件夹,掌中一放力,如数掉在了地上。整理好的曲谱便又从新散落了一地……

该死,谦也桑,你这是犯规啊。

弯下身子重新拾腾打乱了的纸质作业,那端的你也像是晃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不妙的话一般慌张解释:“光?光!啊不自觉就说出口了对不起……”

“还有一年。”这样顿了顿说道,“还有一年,所以请忍耐。那么,晚安。”

有什么难以压抑的情绪快要满溢出来了,都是因为你啊谦也桑,笨蛋。像是在逃避一般,听到那端的“晚安。”飞开地挂断了电话。

扑通,扑通。胸腔内的跳动声,早就传到了耳中。想不去在意都难。

拖着行李箱,指尖抚过机票,嘴角上扬。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这样的心情,果然我也是一样的啊。

还有一年毕业回国,不过在那之前……趁着圣诞的假期回来一趟也不错不是吗。
美国纽约,3℃-7℃。
日本大阪,3℃-8℃。

和这份心情一般,隔着半个地球的温度亦然无差。

这一程跨越半球的旅程比起旅行似乎更像是归途,日夜思念的人啊,等着我突如其来的到访吧。

能看到你瞠目结舌的滑稽表情吗,谦也桑?

 

“Ladies and gentlemen,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flight Osakahas already landed.”

空气中弥漫着苦咸海水和海藻的气息,浪花拍击海岸的声音和海鸥的尖叫声在耳边响起。

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11)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