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POT】{忍足谦也&财前光}未完成

#樱花前线/未完成/毕业季#

#谦光版-いかないで。#


即使一直试图逃避着事实,然而这样的一天还是终于到来了。

三月天已经是春意漾来,大地回暖的月份了。周遭的人们显而易见地响应了气候变化,逐渐脱去了厚重的外衣。夹道的瓣色泛粉的甜香,亦恰如其分地吐蕊绽放,让感叹着“花如樱美,人若武士威”的岛国人灼起对三月樱花的殷切期待,随处可见旅行社应时推送的赏樱专线宣传。
由南方列岛逐渐北上的犹如锋面雨的樱色,已经推进到了大阪城前沿。异于隽永的美丽,朵边带着缺刻的五瓣花萼片舒展而开。竟连前些日子徒然而袭的“倒春寒”——抖降一十多的温度,把窥探夏天初梢的人们重新拉回了冬季的赞曲中,也搅不了满腔的好心情。
分明还应在积温期吧,樱花的开放需要一定的积温和光照……记得曾经在哪本不着边的书籍中看过这样的介绍。
然而大阪城的樱花还是在几日冷空气突袭后,不可思议地悄然提前了花期,一夜竞放。淡淡疏疏至肆意泼洒,倾却了一池的春意,让人忘怀了春意料峭。

平铺的厚毯上沾染了几片因微风掠过而流转飘落的簇樱,不远处的小道也早就因此铺出了一条半醉留香的淡色小道。看着一地花瓣便能料想起几刻前的樱吹雪。
“财前くん,这是你的那份,小心拿好喔。” “谢谢。”
从大嫂手里接过,嵌刻着应景樱花纹路的木质外盒,里头是平铺绘羽古式纹样的,还能闻到轻甜花香精致便当盒。指尖略加向一角施力,打开盒盖,便能看到其中丰富配样:除去了作为主食的用模具扣成心形的薄蛋烧火腿饭团,雕成花状的明色鲜蔬果,以及炸得金黄脆嫩的鸡块、天妇罗。底下的一层还摆着几块清凉红豆沙为底冻住盐渍花瓣的樱花羊羹以及缀上樱叶甜而不腻的糯米樱饼,约莫是作为饭后的甜点。
没去动主食,只是随手将一小块裹着豆馅的樱饼送入口中。在口腔中夹带着糯糯清甜的季节性口感之时,将耳机塞入耳廓之中。盘腿而坐,小臂为支撑,低下头去由掌心托起脸侧。黑白键乐交错的轻音乐旋律自中而来,流畅至于某处戛然而止。随后因单曲循环而再一次重新奏起,如此反复。视线之内,由清晰的春景逐渐涣为模糊的几色,连带着思绪抽离而出——就那么和周遭赏樱的氛围背道而驰。

几天之前,三年级的毕业典礼如期而至。
青葱岁月如同白驹过隙,似乎昨日才在困扰这群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想方设法逗笑的前辈们,今天就要在这样的仪式中送别他们奔向各自新的征程。
欢笑,哭闹。毕业典礼一向是不缺少这些声音的。
二年级生没有强制性的规定一定要参加,但是也是没办法吧……毕竟是那群聒噪的前辈最后胡闹的日子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穿戴整齐出现在了学校的会场。
校长老头的讲话依旧让人摸不着头脑,偶尔停顿下来供所有人哄然大笑的笑点,拜托了,根本不明白。反响那么响烈的前辈们也是,究竟哪一点可笑了?笑到眼角湿润的那位……你是笨蛋吗。
每每樱花季濒临,毕业季也就随同到来了。寒来暑往,送走一批旧生,迎来一届新生,如此往复而已。没有什么特殊的吧。到最后,也不过是恢复从前,踽踽而行。
所以抱歉了,并不能像前辈们一般的动容。混迹其中的自己,看起来同往常没什么的不同,大概与其他人相比显得格格不入了。

校长的话音方落,毕业生们的欢呼声随之响起。一直以来按捺的种种情绪在此刻爆发,漫漫三年煮成的这碗不知滋味的青春粥在盛宴结尾不顾滚烫地一饮而尽。一时间耳边轰轰作响,听不清道不明。
身边往来,三两成群的前辈们商量着在这所学校之中留下最后的印记,或是拍照合影,或是交流着纪念册上的点滴,热闹非凡。
晃过神来,环顾四周,视线交叠宛转在人群之中寻找着目标,却在最后的寻觅后作罢。
尚未结出骨朵的樱树下,丁子茶发色和薄金发色的人簇在一块,窸窸窣窣地不知谈论着什么。迎着阳光,本就显眼的发色的两人有些刺目灼眼。蹙眉纠结,而后一副释然地笑得青春肆意;时刻黏在一起的两位前辈呢,追逐游戏一如既往地不会腻味;出席率堪忧的那位,意料之中地不见人影,也不知是不是又因为彼时阳光正好窝到哪儿睡午觉去了……
前辈们都有自己的事情吧,那个人也是一样的。所以还是,不去做过多的打扰了。
反正过去也只会是劈头盖脸烂俗煽情的话,亦或者是不明所以的笑话。
他们即将开始新的旅程,不知目的地的远行,能做的,就是目送而去了吧。

“不对!”
脆生生,咬字还有些含糊,却是一口的笃定。诧异地看着不知道何时凑到自己身边扒拉着耳机线的侄子。
孩童稚嫩,不知他在反驳着什么,却是错打错着地给了出神恍惚的自己一个否定的答案。无奈地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头,指缝间的发有些柔软,莫名给人舒心的感觉。切一小块清透的樱花羊羹送到他嘴边,妄自琢磨着这个否定的答案。
六十分万岁,一百分浪费。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事标准变成了及格分。干劲?那种东西无所谓吧。羁绊?好麻烦啊……既成事实那么就这样吧,要做什么努力的话,还是饶了我吧。就让一切回归原点吧。
不对、不对、不对。稚拙的童音在耳际赓续不停,衬着不曾停歇的耳机中传来的莫名旋律,不绝于耳。
想要说的,想要做的,这些事情没能说出口的其实是……

“————。”
又是那个戛然而止的音乐停顿,有什么音符却突然蹦现出来,补缺上一直以来漏失的一环。就像拼接的齿轮磨合以入,重新应声而作。

本想作罢的那首歌。
似乎,已经可以完成了。
这一次,稍微也想努力一些。逃避的词汇已经可以从准则中划去了。

在樱花尚未凋谢前,补上最后的旋律,作为生日礼物送到他的耳边吧。能够传达得到吗?想要说的一切,谦也さん。


—Fin.—



评论
热度(7)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