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ES】{伏见弓弦&姬宫桃李}草药学和魔药课

# HP paro-草药学和魔药课#
#名朋戏梗/不太满意,但是还是丢上来备份顺便除个草,接上回#



活像是被施加了恶作剧魔法,蹙同叠峦的眉额纠缠未开。
愁眉不展的模样与那张稚嫩的脸孔格格不入。

翻阅手中记录薄与卷册的速度愈快,口边哼出的短气声也就愈加多了——以自己的了解,如果这样放任下去,兴许那堆本就不算工整的资料只会变得一团糟。

显而易见,他正闷闷不乐。



终于。

低声的嘟哝持续走高,在又一次背错了某项魔药配制的过程后,化作了如同吼叫信一般的大叫:“呜啊——!无聊死了!看在梅林的份上,就不能不背这些讨厌的东西吗?!”

当然,这样无礼的高声并没有持续下去。虽然有些不情愿,意识到失礼的孩子,很快捂住了自己絮絮叨叨了半晌的嘴。甚至失措地同吸引来的目光一一打了个照面,并用眼神致以“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意味。


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就像它一贯带给人的阴森感一般。粗糙石顶垂落的银绿色石灯下,隐蔽于几座蛇塑雕像装饰的湿滑的灰墙之后,正是位于狭长低矮的地下室。几道岔口转弯,正式进入休息室,繁冗纹路的厚毯
,驱走地窖阴冷的精致壁炉,以及窗外波光粼粼的深湖景致……银蛇绿桦的装点之下
,仍不能忘却那份冷涩。
是的,就是这样的地方。即使是任性的贵族,也有不在公共休息室公然喧哗的自知。



“还请您冷静一些,少爷。”
叹息停下手边的整理——那些从海外寄来的老爷与夫人的来信,以及随信附带的照片,一位稚气未脱的小淑女正按耐住脾性照着礼仪要求欠身问好,那是少爷尚且年幼的胞妹。将这堆由雪鸮带来的信件阅读并收拾齐整,暂且搁置在一旁。伸手为他拢了拢蓬松的坐垫,这些用了魔法纺织材料的装饰垫,上边儿的丝线仿佛流动的水银,闪烁着夺人的光泽。
唇角微动,致以暗示的语气,说服着他:“恕我失礼,您现在的模样就像是服用了遗忘药水。这样下去可是记不进课业知识的啊……”

他懊恼的模样,并不少见。但每每见到,总让人无法忽略。所以这次,是在为魔药课即将到来的随堂小测做准备并抱怨它与草药学一般无趣吧。只是粗略一窥,从那叠写满坩埚试剂配比的卷册上推论并不困难。
“是的,我清楚。”在他试图做出反驳前,先一步继续了话题:“您认为低年级的草药学只在第一温室里学习,并不能与真正危险的植物打交道有些无趣。与此同时,您对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也并不在意。比起这些,您对于偶然看到的危险生物与禁忌药品的记载更感兴趣。”
冒昧点破的,是出于关心,从少爷周围询问了解到的半星言论。雏鸟虽有羽翼渐丰的势头,但总归是让人无法全盘放手。对于这点,他似乎总有所不满。
这次也不例外。
涨红的脸颊不知是为被点破心事的羞赧还是为我又一次的插手日常琐碎而忿忿:“弓弦你——!”
哎呀,果真又惹他生气了呢。

“请听完弓弦的话,再抉择是否发难吧少爷。”我相信这远比用上一支吐真剂更真切,当我与他四目相对,并在那双澄澈的翡翠眼眸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时说道。“生活不是小说。冒险并不是有趣的词汇……我的意思是,在拥有足够能力之前。”这显然不是中听的言论,但依然要继续。“我当然并不是在否认您的能力,您是姬宫家的少主,是我所侍奉的大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因此更该明白从基础开始的学习,是必须而重要的。”

交谈并不声重,但似乎能够奏效。他喏喏不语,继尔轻哼重新握起方才丢下的卷册。

“我会为自己又一次触碰了您的隐私道歉。”躬身致歉,但反而是事先预备的一小包滋滋蜜蜂玉米糖更能安抚他的情绪。就在他品味糖果的空挡,将位置转移到了他的身旁:“不过您也同意静下心来,与我一起温习,准备后天的魔药测试了对吗?” 


评论(2)
热度(19)
  1. 姚梓睦吴启 转载了此文字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