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球拟】{皇马X巴萨}一生一次的告白

*注意:架空设定。

CP:皇马X巴萨

Author: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明(。)

 

就如往常一样,今天也是格外聒噪的电话铃声把他从梦里拉进现实。Real Madrid迷迷糊糊地像按闹钟一样按掉了电话。世界终于恢复了宁静?是的。但是这种宁静仅仅保持了不到十秒——又一阵铃声响了起来,从铃声很容易可以认出,与上一通电话来自同一人。

这次,他稍微清醒了点。没有立刻挂断电话,Real Madrid挣扎了一会总算把手指放在了智能机的接听键上。

“Real !你这还没起床的懒——”

“我赌一顿马铃薯煎蛋,你昨晚上了十个闹钟才比我起得早。从而能够一大早就给我打骚扰电话,矮子。”脑袋基本从睡眠状态脱离的Real Madrid很快从话语中找出了破绽,电话里的Barcelona不满地啧了一声。

“你错了,是八个!”

“进步了嘛……” Real Madrid一边打开了免提一边洗漱着。“好吧,算我欠你一顿马铃薯煎蛋。”

Barcelona又啧了一声。“谁要吃你的马铃薯煎蛋啊!甜甜圈来一打还差不多!”

但等他絮絮叨叨地抱怨完一堆的时候,Real Madrid已经开始将马铃薯切成薄片了。“老吃那么甜的东西对身体不好的矮子。”“吃那么多咸的也一样!”Barcelona从来不会示弱。

Real Madrid没再搭理,把切好的马铃薯片放进锅里炒了起来。

“喂喂,看最近新闻了没有。” Real Madrid已经开始磕破了一个鸡蛋往锅里倒了,听了一会油煎鸡蛋声倍感无聊的Barcelona开始没话找话地瞎扯话题。“最近大城市可不太平啊,半年前那个杀人案不是还没有破吗?你可要给我注意点啊钱多人傻!”

Real Madrid把炒好的马铃薯煎蛋扒拉进盘子中,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着仍然开着免提的手机坐到餐桌前。

“你没搞错吧?”他吃了一口自己的早饭,对身处异地的Barcelona说,“我就是警察好吗。哦对了,还是机动科的,科长。”

Real Madrid两口三口解决掉了早餐,并且最快时间内穿好了制服,在对方“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好吗”的埋怨中给手机插上了耳机,一边继续着电话一边踏上了上班的路。

“对了,你整天和我聊天?工作怎么办?”Barcelona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

“啊对,我可不像你那么闲。” Real Madrid一边无视对方“你才闲呢”的反驳一边走进警视厅打了卡确认出勤。“不过最近都是在看调查报告,没什么行动任务。反正也没人管我。”

“滥用职权。”Barcelona很有纳税人的自觉。

“你说是就是把。” Real Madrid 无所谓耸肩。“矮子,要不要视频?我到单位了。”

“啧……好麻烦。”

“别告诉我你正一边在床上打滚一边给我打电话。连爬起来开电脑都不愿意。”

“……啧!!!”

虽然如此,但Real Madrid打开视频聊天窗口时Barcelona还是已经一脸别扭地隔着电脑坐在他面前了。Real Madrid把手机电话挂断放在了一边,戴上了电脑耳麦。

“你还没有吃饭吧?” Real Madrid说,然后看着Barcelona被说中后皱着眉头从电脑桌下翻出一盒甜甜圈,一边托腮一边吃着。

“偶尔也吃点别的吧。”

“要你管——”

Barcelona的声音被Real Madrid办公室外敲门声打断。Real Madrid匆匆低声说了句“有人找我等一下”就摘下耳麦,随后高声说了一句“请进。”

手里抱着厚厚一叠文件的下属Atlético一边说着打扰了一边走了进来,把文件最上面的几张交给了 Real Madrid,然后开始向上司报告。

“您上次布置的任务已经有了初步结果。” Atlético低头念着怀里剩下的文件,Real Madrid见对方在看文件,于是眼神又移向了视频通话窗口的Barcelona。后者正一脸无聊地继续往嘴里塞着甜甜圈,像是怎么样都不会腻。

Atlético的声音再次响起。“调查研究结果是,让死去的人活在电子通讯设备的数据库中是完全可行的。”

视频窗口里的Barcelona打了个呵欠。

“您知道的,现在已经是全球网络互通时代,于是出现了将自己的意识长期沉陷于这庞大数据库中的人,而在他们把自己的一切都录入在数据库中时就已经从某种意义上活在数据库中了。”

视频窗口里的Barcelona发现Real Madrid正看着自己,于是朝他做了个鬼脸。

“任何一台能连接网络数据库的终端机,电脑也好,手机也好,都有他们的存在。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因为他们实际上只是一段活在数据库中的数据罢了。”

Barcelona双手托腮,对电脑这边的Real Madrid眨了眨眼睛。

“如果越来越多这种数据继续存在于数据库中,就很有可能造成数据库的输出堵塞。所以现在技术人员们正在努力对此类数据进行排查和清楚……Boss?您在听吗,Boss?”

“我在听的。Atlético,不用念了,把文件留下我会看的。你出去忙吧。”

Real Madrid对下属伸出了手。刚刚为止都还在一丝不苟念着文件的Atlético对上司稍微露出不解的神色,不过还是将手中文件递了过去,随后欠了欠身退出了办公室。

Real Madrid看也没看,就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了一边,随后重新戴上了耳麦。

“嘿你成天和我聊天不务正业地不怕被开除吗——哇啊怎么突然表情这么严肃啊,不是真的要被开除了吧!”Barcelona凑近问着,Real Madrid下意识摸了摸显示屏。当然,摸到的只可能是显示屏。

“说喜欢我。”

“哈?——我、我我我?!我说你不是打算殉职现在开始说遗愿了吧?”

“我让你,说喜欢我。”

“这么正经是干嘛!我干嘛要听你的话啦!”

“说喜欢我。” Real Madrid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那么固执,坚持地重复着同一句话。

“我……那我说了你可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啊!”Barcelona看起来有点慌张,脸上的红晕又透露出了害羞的情绪。“我、我喜欢你!可以了吧!我……我只说一次哦。敢得寸进尺我就把马铃薯煎蛋扣你脸上。”

然而Real Madrid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吵起来。他只是轻松的笑了笑。“没什么……这样就够了。”

Barcelona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你马铃薯煎蛋吃多了,真的智商降成西班牙儿童水平了?”

“说什么啊矮子。我只是突然想起,你从没对我告白过啊。交往的时候也是我先说然后你就一句‘给我一袋甜甜圈我就答应’糊弄过去的不是吗。” Real Madrid的表情认真。“不过,这样就够了。大概你这辈子,也就说这么一次了吧……”

 

【END。】

(不接受BE结局的亲往下拉,喜欢BE的就打住吧!)

(一句话BE转HE)

当天下午,赶火车到马德里的Barcelona风风火火地踹开了警视厅机动科科长办公室的大门。

“心怀感激吧钱多人傻!我亲自来吃你欠我的马铃薯煎蛋了!不过能多给两个甜甜圈不——啊不对,我说你接了什么任务啊不准殉职听到没有啊喂!!!”

 

【真的END啦!】

 

*注:

看不明白的亲看这里来!这里是注解时间!

故事设定是巴萨死于杀人案中,案子迟迟不能破。皇马在抑郁中知道了一种让死去的人能依然‘活下去’的方法,也就是把所有关于那人的数据资料输入到数据库中在数据库中‘创造’出对方等等的办法。于是他录下了所有的一切,天天通过和可以说是虚拟存在的巴萨聊天来让自己忘记掉恋人已经死掉的现实。但是因为数据库堵塞等等原因政府逐步开始清除掉这类的存在,于是和巴萨这样聊天的日子终究有一天会不再有,终究有一天会回到现实吧。所以有些话,再是不说怕是再也没机会听到了。大致是这样狗血的故事^q^你看懂了吗?

几个小提示不知道大家发现了吗?

1、文中巴萨曾经说过{大城市不太平},这里的大城市指的是马德里,可是别忘了巴塞罗那也是个不小的城市。

2、巴萨说过{半年前的杀人案},其实他自己就是死于那个案子中。

3、最明显的提示当然是马竞中间那串balabala的报告内容啦!

 

 

评论
热度(17)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