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TR】{陆奥守吉行}お盆

#最近名朋很不稳定啊/备份一下戏顺便扫灰吧#
#灵感自p站格跳太太图梗,授权问题就不附啦#
#陆奥守吉行与坂本龙马/非cp向/bug先行致歉#

◆お盆

“あぁぁぁ——,抱歉抱歉、借过一下!”
攒动人头,四处是嘈嘈的交谈声。不至于前胸贴后背,只是迈出的每一步还是比预想中艰难。真是有了实在肉身,偶尔一颗脚下的小石子,烙足感切切膈得令人心欢。混迹其中,或挺身或鞠背,稍憋足气地语出歉意地在人群中左动右突,企图闯出一条前行路。只是阻碍次次,最后缓下步子,也就随大流到处瞧瞧看看了。

上一次来京都,是什么日子?
步伐没停,却还是交臂胸前以凝神思索起来。记忆化作一帧一格,胶卷流似走马灯,摇头晃脑确认起还记得的年岁,直在某段停却。想起来了!唔、昭和六年的时候吧?离了坂本家,作为历史见证,以捐赠方式来到那座文宝无数的博物馆中。
但就算是那时,因依附本物的缘故,也没有能有亲自见证的机会啊……所以所以,像这样实地脚踏着石板路,看那京都一方古意风采,还真是难得的一次了。

这就是现世的盆休啊。
手心抵以额头,遮去逆光好打量方正招牌,人潮所迫跻身于前的这家小店,平铺所示了各式样的纸袋,目不暇接。
几尾金鱼,兜巾天庭饱满,是身姿摇曳的兰寿;朝向盛阳,绽得极致,于是唤作太阳之花的向日葵;玻璃制的手工风铃,涂上薄纹,只是看耳边竟也能像听着了啷当铃叮脆响……如此这般还有不少,多是些夏味的图案,应景了当季物与事。除外,隐约再搭配祈求或祝福的言语,靠此畅销。原来还有这招嘛、有了花样儿的御盆玉袋?记忆里清晰还是那发衣物木屐的风俗时代,现在真是学到了。
生意经上的宝贵一课,嘛哈哈、意外收获咧。

目标目标,没有忘却。
依了游群向前好一阵,好在是称向顺势的。邸园附近的街道,依稀仍是从前的模样。不知有没凭古翻新过,只是样式看来古往质朴。老巷子,旧民居,沿着街道几家小铺,酥糖点心或是织锦小物,都是常规可热的纪念品。探了脑袋瞅瞅,裤边兜囊鼓起的一小块,是那小判换做的现世货币。犹疑一二,讨来几包祇园小石和那栗子味的生八桥。都是甜丝丝的点心,想来回程作为伴手礼最为妥当。

步至山脚,下雨了。
不缓不急,落地溅起微末水花的地步。淅沥沥的朦胧薄帘,说来倒也解了八月暑气,只是多少没了晴时的方便。不知是不是这个缘由,到这人流反倒是散了些。
“灵山护国神社…。”
一字一句低声念了指路牌,便就是真近了目的地吧。在那可以俯瞰京都城的半山腰上,坐落的纪念墓——龙马和慎太郎的墓址。那么辽阔的视野,是你所喜欢的地方呢。
山路向上,坡度倒不算费力,只是绵长悠长。那处那景,该是陌生,但也不知哪里的共鸣。心思所放不再新鲜得左顾右盼,踏前的步履不沉,一步一影走得笃实。静下心来,感官似也放得清晰了,碧空如洗混蝉鸣,岁月青苔雕鸟居。

俺来见你啦,龙马。

◆お盆-续

“嘛哈哈哈、就算是龙马这样想象力惊人的家伙。你啊一定也想不到俺都经历了些什么!”

和庭还是传统的模样。
无论是那白砂铺地伴石组的枯山水,涓涓鸣露的添水,点睛矗放的石灯笼,或是竹与藤之类植被的搭缀及那小坡上的樱树……一石一木,一点一物,尽是谦逊不恣意的自然法,隽永了匠心独运,最古朴的美。听来似乎只是简意美好的普通,却绝对不止于此。称为本丸的这处,蕴藏了许许多多的大不同。
“刚来的那阵,俺真是见上世面了。”
是说那现世来的各种东西。购置方法,有时在万屋,有时从远征。尽是些出乎意识常理的物件,却是一个个地比上自己的时代便利许多,随口举例都是从前罕见的。
“印象最深的啊…喔!是那个、形状有些像枪铳,很方便握在手中。却不是扳机,扣动位置下的开关立刻会冒出冷热风。有了这个头发很快就能吹干,是叫吹风机的东西。最初看到时吓了俺一大跳呢!”
从前也是这般,大概是从了那人的性格的缘故吧。说起新鲜事物便总要来劲些,忍不住暂且搁置手中提物,眉飞色舞地挥手比划示意着。以手为托柄向着翘发,口中呼啦呼啦不像样地模仿音效,为他更好理解示范着。
“这样新鲜的东西还有好多,拍立得、电视机之类的。哎呀哎呀,新时代真是那啥喔,厉害得不得了!”

但值得吃惊的也不仅仅是器物。
那已经不是时代能规划起来的范畴了,新的伙伴。除却了同为幕末本就相知的几位,掰指再看其他人:论就年龄,这都要从平安算起了吧?镰仓、南北朝、战国直到江户。诞生于不同时期的刀剑们就这么因缘际会,化作拥有实体人身的付丧神具形,集结一堂为了共同的目的。
“斗转星移,时空逆转。历史改变,回溯之物。唯有刀剑,肩负守护历史的使命。牢记嘱托,溯时而行,回到往昔。*”
顺从记忆,寻着最初重炉锻出来到那座本丸时被告知的使命,嘴边喃喃而语。不论毫无交集的陌生或是有过旧主遗恨的关系,真是不可思议,现在全部全部成了一起生活一起并肩战斗的伙伴。
“俺倒是觉得还不赖。哈哈,就是最初在新选组的家伙那吃了点苦头。喔、别担心龙马,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北辰一刀流与天然理心流的比试呐。虽然事到如今已经不是刀剑的时代了。”
……

朗声有词,向他摊启开了太多流水日常。许是闲言碎语不自觉地堆累太多,一人份的叨念,在那谈话间幽幽阴雨几时落停竟也未知。夏盛午时后的阵雨、吗?好像也是寻常事。叶影斑驳间碎落下点点圈圈,流光映着石居瓦墙,一时间为麻石板铺就的涩青小路嵌缀上了和曦色泽,就连缝隙里的青苔也被勾点了金边,煞是好看。
雨意停,鸣蝉归。吱哑哑得破了静,却好似正填上落空寂寂,配得稠糊空气,是夏暑的重申。像是被它们提醒了般,驻矗半晌反应过来:等日头西斜,看模样还要一阵。不过算上往来步程,也该回去了。
那就回去吧,哈哈。
腕起抬动,掂量方才一时置放的纸袋。点心类的伴手礼还安然等待着被带去给予谁甜滋滋的幸福感。可不能让伙伴们等得太久。

忽一阵没由来的热风,偶一声寻无处的笑声。掌心松动怔愣在原地,未及收起的遮伞,颠翻触落。
——“咱的吉行还真是见证了些了不得的东西喏。就这样一路下去吧?哈哈哈,向着更广阔的世界!”
是谁?谁在同俺说话?
左顾右盼,不过空道留居的翠意,虽有曲曲偏深可能碍了视线,却也早就因那阵雨僻静得连游人踪迹都不见了几分。再往后呢,便该是俯瞰京都全景的一处了,视野内哪有闲聊话者和自己交谈呢。
龙马…。是你吗?
恍然一刻,滚而烫眼几回转的大概不是温阳。无端端地肆意咧开嘴角放声去笑,却是没着上力的气音。最后的最后,将一切化为自语,道给谁听。

ええ、该回去了。
会再来看你的,龙马。

评论
热度(14)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