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TR】{陆奥守吉行}最後的DK夜

#名朋搬运,备份扫灰#
#给同门的生日戏,学パロ/DK組出沒#

九點的一刻半,就算是平常的自主自習課也早已該結束,強制熄了燈去。於是隕滅了教室光火的校園就那麼回歸了寂靜,與那晚空中的鴉色群片相映。
烏漆漆地,天色已經完全沉下來了嘛……
甚至看不見幾顆星啊。托腮依著窗台放眼打量,哪怕盡力瞇閤眼睛去瞧,也只有零星幾抹黯淡,邊緣模糊不晰。似乎象征著明天會是個陰雨天。
倒是很適合離別的傷感吧?啊哈哈、哈,雖然完全沒有那種氛圍的樣子。

彌生月尾的足溫,春櫻開勢已至極盛。絮絮紛飛,托襯了一整個畢業季。
定勢慣例的畢業典禮一過,屬於高三生的那片宿舍樓也就跟著空落了起來,陆陆续续地只餘下了最後的釘子戶——仔細看來,都是再眼熟不過的身影嘛。
“啥啊,你是要我離開戰場嗎!?”
“我除了突刺什麼都不擅長,所以收拾行李就要費一番功夫了。”
“沒有興趣和你們混熟,我自己選時間走。”
“躲開躲開躲開——!讓獅子王大人殿後!”
……
諸如此類。
喂、喂。想法什麼的明明已經寫在臉上了吧?你們啊,真不坦率。不過,俺也沒有什麼可議論別人的。
久久望著冷清下來的宿舍樓,三年的回憶就像是走馬燈。櫻雨季的甜香,分明短暫卻仿若恆久地置於鼻息,揉蹭一把,一咕嚕的小念頭就這麼順勢油然而生。
“喂、那什麼。嘿嘿,能聽聽俺的建議嗎?”

這種時候,那個人會在做什麼呢?
無端端地遙望懸空設想,多半是備課吧。高校永遠是這樣的:送走了一波高三,便又迎來了新的准高三,源源不斷。於是以他的作風,即使尚在春假裡,也會嚴謹地為下一批學生的升學提前考究起來,一如從前。
人說心情所致,眼中的一切都會變。大概真是這樣吧,遠空無星的墨布綢藍,漸漸竟淡出了一片藤紫。
絕對,是錯覺啊。

“陸奧守!別發呆啊,御手杵好像回來了。”
對講機里的設備,信號不加地冒著滋滋電音,但幸好總歸是內容清晰的。許久沒有回復的關係被同伴提醒了啊。
“抱歉!啊、看到了。雖然沒什麼信心,不過這不是准確無誤地把壓切帶過來了嘛哈哈哈!幹得好啊。OK,俺準備就緒了。”
已經能夠看到了,步伐匆匆至樓下的身影。就像從前抓捕現行逮住俺們頑性的惡作劇一樣,所謂機動力,還是來得那麼及時啊,那位老師。隨著來人的到位,通訊中齊聲的倒計時一起念響。
果然俱利那傢伙不會跟著倒數啊。還有心情分神玩笑,但手心卻是隱隱出了汗的。但願不出差錯啊、雖然是得到了外援技術支持倒騰出的小設備,終究還是有點心虛。

3、2、1——『最後的DK夜』正式啟動!
平日裡的胡鬧變作了最後的瘋狂,放大化的肆無忌憚盡數落到他眼前:是紅白兩色的LED燈,在統一電控和事先編程中交閃著躍然於高三住宿樓間。借助了這一切,平凡的宿舍也化身為了遊樂場,一場貪吃蛇的追逐遊戲忽閃忽閃在此登場。
配合著的音樂雀躍歡騰,自己也忍不住跟著哼哼了兩聲。只是果不其然,明顯違反校規的行為,讓樂章里突然闖入了某人的怒吼:“你們在幹什麼!!!”
來了來了,預料中的底氣十足。

也差不多到時間了吧。宿舍貪吃蛇遊戲結束的時間,那個人出手阻止的時間,以及……該道別離的時間。
燈光熄滅,音樂驟停。
片刻前甚至算得上聒噪的胡為遊戲,猶如幻影般的不真切。或許結束的太過突然,一直掙扎著準備出手的老師,準備好的說教詞也似乎瞬間短路當機在了原地。
3、2、1——又一次,對講機里齊刷刷的倒計時聲。只是比較前次放輕了許多,而且,多上了一個人聲。哈哈不錯嘛、就連俱利也終於跟著一起倒數了。
倒數落停的同時,撐著窗台狠狠倒吸了一口春夜的氣息。灌入鼻腔的涼意似抖擻精神的助力器,一瞬間力量湧上了心頭,化作喉口最響徹的問候,這已經是最後了。

“再見啦,長谷部老師!!!”
連帶三年來的青春,多謝關照。

评论
热度(5)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