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全职】{刘小别&卢瀚文}最美不过夕阳红(……)

✔好烟说《没有蛀牙》完售了可以放文了于是就快乐的拿旧文充生贺啦【这人】
✔小卢生日快乐!小卢生日快乐!小卢生日快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请继续和小别前辈甜甜甜下去!
✔不嫌弃渣文笔和也许ooc的话那就开始?


↑没错,以上前言都是照搬面面的_(:з」∠)_

看名字就知道了魔性魔性魔性注意。
★☆★☆★☆★☆★☆★☆★☆★☆★☆★☆★☆★☆


小区院子里有两个奇怪的老头。

头发微卷的卢老头,头发已然斑白却生生是张娃娃圆脸。爱跑爱跳,最耐不住寂寞。夕阳西下的时候最是活跃,和那些家长做饭期间跑来院子玩耍的孩子们捉着迷藏、讲着故事,好不热闹。活脱脱一个老顽童。

神情冷冷的刘老头,在爷爷辈里绝对是个潮人,总是定时去发廊里染上一头乌黑。喜欢听音乐,喜欢哼小曲。大多数时间看着挺高冷,若是看到他情绪激动啊?那原因无非有二——若不是支持的北京国安输了球,再不就是前面那卢老头又到哪添乱了。 

 

卢老头和刘老头是一家人。虽然总是会有人好奇这家怎么有两个姓氏都不同的老头,还没有老太。每当有人问起的时候,卢老头总是“嘿嘿”地傻笑个不停,而那刘老头呢?“啧”地一声摁了旁边卢老头的头,“有这家伙在就已经够麻烦了!”他这么恶狠狠地说道。

问问题的人咋舌,这个刘老头可真奇怪。看起来凶巴巴的,可看着卢老头的眼神里分明藏着几分笑意;卢老头也挺奇怪,刘老头摁他头的那一下看起来力气可不小,但这家伙却笑得更欢了。然后他一边傻乐着一边和人说,“刘小别前辈太凶了,没有哪家姑娘敢和他一起过。我是个勇者,所以我和他凑合过了。”

重点和逻辑完全不对嘛。问问题的人在刘老头的怒吼声中放弃了探索与研究下去的选择。专心看着那刘老头抄起拐杖追着卢老头满院子跑的热闹场面了。

好像这样也挺好?没有老太的两个老爷们,竟也可以活得有滋有味,倒也是少见。


卢老头总是一口一个“前辈”叫着刘老头,似乎这么叫着有些年头了,完全改不掉的习惯。刘老头偶尔也会从嘴边漏出一句“小鬼”,而后像是想起自己和那人都不再年轻了一般,懊恼地拍了一下自个的脑门,改口喊了卢老头的全名——“卢瀚文!你给我安静点!”

卢老头比刘老头小了个四五岁,关于这一点,他俩都有话说——

卢老头表示:刘小别前辈当年老欺负我年纪小,没张开个头。等我后来青春期拔高后,你是没见着他那表情!哈哈哈!真是天道好轮回!

刘老头表示:呸,轮回给你塞钱了吗,夸什么夸!说起来卢瀚文你直到现在也没我高好吗!幼稚!

刘老头倒是顾不上意识到了,自个和卢老头争执那一两公分差距时,不也是相当幼稚吗?


从青春期开始前就来的交情,这么算来他们一起走过了至少半个世纪的年头。

刘老头从来不屑的算这些个小日子。卢老头倒是眼巴巴地盼着、算着,各种胡里花哨,也许连一般小姑娘都不会去在意的纪念日。

今天是和刘小别前辈第一次pk的日子,明天是第一次去刘小别前辈家玩的日子,下周是第一次掰坏刘小别前辈纪念款耳机的日子……

卢老头这么掰着指头数给院子里的小孩听,买菜回家路过的刘老头又那么黑了脸——“原来我那个耳机是你给掰坏的!!!”气势汹汹,吓得围观的小朋友哇哇地叫唤提早回了家。

刘老头倒也不管不顾,紧扣着卢老头的手就往家走。摇晃着另一只手上的环保布袋,那里面是他俩今晚的晚餐。一捆西芹,两条鱼,再来两块嫩豆腐。

这一天也是那么安定地过去了呢。

又会有多少个这样的日子呢?

余晖染上了他们的发梢,岁月带走了他们的年华。但所幸,在他身边的他,却从未曾走远过。


—End—


评论(4)
热度(45)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