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

(划掉)轮回刺客吴启,残忍静默。兴趣爱好:挤兑小明。(划掉)

=文图双渣的【方块君】/【树树】。
巴萨球迷。蓝雨粉、轮回粉。
剑三电八致战侠 明教/藏剑
魔兽一区奥服 血精灵盗贼
大概堆点球拟、全职。
全职:启明启/江周江/郑宋郑&郑徐&于郑/方吴/钟楼/喻黄/刘卢刘/昊翔&唐邹唐/盖迅&轩迅/双花
球拟:皇萨,主西甲、俄超。
剑三:策藏,丐明。
启明启【联盟关爱启明启协会:293447552】
方吴方【吴女士的点心坊 : 376145826】
刘卢【别哥媳妇未成年 : 334107884】
昊翔【六个核桃才知道的世界 : 363107109】
不来一份安利吗少年?

pot四天宝寺&立海大。藏谦&光谦光。
hq枭谷。兔赤&赤木叶。

es fine箱推,岚泉岚推
岚泉岚【泉ちゃん~吃粮~啊♪ 460126520】

【ES】{伏见弓弦&姬宫桃李}十五夜月见

#十五夜月见#
#名朋戏梗备份,中秋快乐#

大约是上了年岁的木质及地。即使岁月留情,向心的浅色年轮圈圈纹路停在了当年,不再为逶迤时光见证。但放轻步伐也不免发出笃笃声,让人觉得危及三分的感觉,还是将它的古旧暴露无疑。
淅沥沥的雨点儿肆意而为,待月上枝梢时识趣收声。只在庭院低洼处留下几处潮影,映得石子路旁翠藓生生争去几分注意力。
这是稍显偏颇的庙居,本就无甚么蜩螗羹沸,在雨意止声后便就更静了。徒留小隅一处,以竹搭桥,石臼后和庭的“添水”,引来山涧小溪,间或还可以听到点清脆的响声。随寺院的晚钟破开无边的静谧。

袖口渲开的暗色水渍,在拂面清风中褪去了斑缕痕迹。不再疲软地贴着体肤,带来黏湿阴冷的不舒适感。可听闻,那踏在木地吱哑的动静声,惹得偏头去看。
“什么嘛,还以为能看见神龛抬进庙宇的场面呢!”碎碎抱怨着的,正是我所侍奉的小家主。
“少爷,如您所见。现下会选择过月见节的大人越来越少了,栗名月的地位也大不如前。”向来人鞠身释意,递上手中那盘小点——衬着月色,小酌清茶漂着三两短柄的茶梗作为点缀,配着托盘的月见团子颇为雅致。那方衍衍哼声算是知晓的答复,啊啊,看起来解释似乎不如点心来得有吸引力呢。
鼓囊着的两腮显然还没将江米制的团子如数吞咽下,却继续追加着抱怨评价:“真无聊……这样也太冷清了吧?”

太冷清了……吗。
十五夜月明无晴缺,但月圆之画景中人却不能应时团圆,确感遗憾。
又是一个不能如愿的月见节。远在异国他乡的老爷夫人,也会有些寂寞吧。
鼻息轻叹,伸手用折叠的纸巾为他擦拭嘴边沾上的花生甜仁,温言提示着害怕寂寞的孩子勿要噎着。
“才不会噎着,不要把我当成孩——咳、咳咳。”像是这般逞能的话语,未及半数就一语成谶地应验。无可奈何又不可奈何。并不多说,茶盏温凉,下口润喉恰能缓解这种非自然的咳语。

似乎是座泅园。
落在其中,遍布生长的是名为寂寞的翠色花灌木。
那是少爷眼底的寂寞。
但这到底有些出乎意料?四目相对时,这一次,曾经肆意招展却围牢抑出的情绪似乎并不如猜想般存在于他的眼眸。
弯成月牙的眼睛,得志的笑意满载:“骗你的啦,尊贵的桃李大人才没有噎到呢。哼哼~♪上当了上当了吧弓弦,所以说不要总把我当成小孩子来照顾啊。”
啊,被将了一军……
“是,完全上当了呢少爷。那么,作为在莲巳大人家喧哗以及恶作剧的惩罚,剩余的月见团子请允许我僭越收回。”
“诶?!等等、不要——呜可恶,只不过是个奴隶!”

看起来,您也一样上当了呢♪。

评论
热度(23)

© 吴启 | Powered by LOFTER